日俄战争 16 – 进攻旅顺

上篇《黄海海战》里面咱们说到躺不平的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杀出港去,企图突围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结果旗舰皇太子号中弹主帅阵亡,余下的舰只大部分在乌赫托姆斯基的带领下,又回到了旅顺港。

回到旅顺港的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能够坚持到波罗的海舰队的到来吗?这恐怕要问日本陆军了。

虽然5月初日本陆军就开始在辽东半岛登陆,随后经过南山和得利寺的两场战斗,彻底孤立了旅顺,但是并没有马上发起对旅顺的进攻,这是为什么呢?这就要说到日本大本营一开始对这场日俄战争的构想了。

前面《谁强谁弱》里面咱们说过,相比于日本,俄罗斯帝国是一个庞大的存在,实力碾压日本。但是俄罗斯强大的实力主要存在于欧洲,在远东力量对比并不占优势,只能依靠还未完工的西伯利亚铁路,把欧洲援兵向远东运送。于是日本的策略就是,在西伯利亚铁路能够给远东俄军送来足够的人力物力之前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然后在美帝拉偏架下,获得一个对日本有利的和平。

日本知道凭自己那点儿实力,想要取得彻底的胜利不现实。并且战事一旦拖延下来,自己孱弱的国力完全吃不消,一切要快必须速战速决。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日本陆军的设想是尽早北上,在俄军可以通过西伯利亚铁路大规模增援之前,同满洲俄军进行决战。由于重点是北上决战,对于旅顺是拿下,还是只以一部分兵力看住,一开始并没有定论。拿下固然好,不拿下只以一部兵力封锁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陆上行动成功的前提是取得制海权,远东地区日俄海军实力对比只能说是旗鼓相当,日本没有任何优势。为了迅速达成控制海洋保障运输的目的,日本海军采取的策略是不讲武德进行偷袭。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损失了武德也没有让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伤筋动骨,当然把战斗民族吓得不轻,躲在旅顺港里不敢出战了。

这一不出战日本海军麻爪了,阻塞行动不成功,用军舰往港内间接射击效果又不明显,那边俄罗斯已经准备派波罗的海舰队驰援远东了。若迟迟无法解决掉旅顺港内的俄国舰队,到时候两支俄罗斯舰队合在一起,实力会是日本海军的两倍。海军一旦战败日本丢掉制海权,不但陆上作战无法进行,本土的安全也会岌岌可危。

5月19日日本联合舰队的两艘主力战列舰触雷沉没,让日本的形势雪上加霜。海军终于放下架子,请陆军马鹿帮忙合作消灭旅顺港内的俄罗斯舰队。6月31日,日本大本营命令陆军攻占旅顺。经过一番准备,日军于7月下旬进攻并占领了旅顺外围阵地,迫近俄罗斯人经营多年的旅顺要塞。

1898年俄罗斯租下原来大清的海军基地旅顺,两年后的1901年就开始在原来大清的防御设施基础上,修建新的要塞防线,充分体现出沙皇的指示精神:“凡升起的俄罗斯国旗,就不准降下。”

整个要塞建设计划相当庞大,预计全部完工时间是1909年,因此开战的1904年初,大部分防线,碉堡工事的建设还没有完成。不过即便如此,远东第一要塞这顶桂冠也不是浪得虚名,拖拖拉拉的小日本又给俄罗斯人多了几个月的时间去加强工事。

旅顺要塞的防线由混凝土堡垒、炮台和战壕组成,阵地前面是带刺的铁丝网和陷阱,陷阱里竖着一根锋利的木桩,随时准备刺穿不幸落入陷阱里的日军,阵地前还埋设有电起爆的地雷。守卫的俄国兵可以在后面的混凝土或者挖出的地道里,躲避日军进攻前的炮火准备。

拿下旅顺外围的日军需要啃旅顺要塞这个硬骨头了,由于战前旅顺并不在日本陆军的作战计划之内,日本没有完全掌握旅顺要塞的情报,进攻计划也需要临时制定。

最直接的路线是从东面,那里的山谷里有铁路和公路直达旅顺,突破过去就可以直捣黄龙。从这里进攻也方便日军的运输和补给,但是显然这里的防御一定也是俄军的重中之重,必须硬碰硬。

当然整个旅顺就是一座要塞,从哪个方向进攻都是碰硬,没有回旋的余地,只是看哪里不那么硬,因此也有人提出从西面进攻,避开俄军防御的最强点。

但是西边没有铁路,从土路往那边运送攻坚用的重炮和弹药不太容易,同时部队运动要在俄军的眼皮底下进行,俄军一通炮火就可能让朝那个方向运动的人员和武器装备蒙受巨大损失。

另外从西边进攻路线长,有一系列的高地和山头需要一个一个拿下,这就与陆军高层希望尽快解决旅顺,把尽可能多的部队投入北边辽阳的会战中去有所矛盾。因此综合考虑,乃木希典决定就从东边强攻,速战速决。

乃木希典陆军大将

进攻之前,乃木给俄罗斯守军发了封劝降信,说尽管俄罗斯人已经证明了他们的英勇和顽强,但是旅顺的陷落是不可避免的。为了防止无谓的牺牲,也为了避免日军入城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天皇陛下建议开启投降谈判。

对日本人的劝降信,斯托塞尔表现出足够的蔑视,说不理它。斯米尔诺夫却以为还是要讲究一下军事礼仪,做个回复,毕竟咱是欧洲的文明大国,不是吗?

斯托塞尔说一定要回的话,就回给他们一张白纸,或者在上面写个笑话。

斯米尔诺夫还是耐心地写下了他和斯托塞尔签署的回应:“俄罗斯的荣誉和尊严,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投降。”

8月18日深夜,配备了380门火炮5万多人的日军第三军各师团进入出发阵地,第二天凌晨开始进行炮火准备,炮击持续了1个小时,向俄军阵地上倾泻了11万发炮弹。

旅顺守军没参加得利寺的战斗,也没有获得那些宝贵的教训,炮兵阵地还是老样子摆在山上,日军的炮火准备就让大部分俄军的火炮失去了作用。

上午6时日军发起全线进攻,日本步兵端着步枪朝着碉堡铁丝网地雷的俄军阵地冲去。他们一进入俄军轻武器的射程,就开始遭到重大杀伤。这是一个机关枪开始登上战争舞台的时代,不难想象进攻中的日本步兵,在俄军机枪火力收割下的惨状。

日军连续三天的猛攻只取得有限进展,却付出了5,017人战死, 10,843人负伤的惨重代价,相当于整整一个师团全军覆没。相比之下,俄军仅仅阵亡了1,500人,负伤4,500人。

倒在俄军堡垒阵地前的日军尸体

乃木希典发现再这么打下去,他的第三军打光了也摸不到旅顺城墙的砖头,战斗民族的确跟大清不一样。进攻只好停止,全军撤下去补充休整。

那边日本陆军即将发起辽阳会战,要求第三军赶快攻克旅顺赶过去支援,乃木希典得尽快想办法。

鉴于以步兵的人海对机关枪的火海已经证明无异于以卵击石,日军改变了战术,开始在俄军的要塞前面挖堑壕掩护进攻部队,以便攻击部队发起突击前能够足够接近俄军的阵地。

随着日军的堑壕蜿蜒着向俄军阵地延伸,最终双方到了一个可以聊天的距离。俄军发现不对劲,8月30日康德拉琴科命令部队冲出去反击掘壕前进的日军。跳出阵地劣势一下子到了俄军一边,付出了较大伤亡后,俄军也没能把日军从堑壕里面赶出去。

不过聪明的俄国人发明了一种新型武器手榴弹,把手榴弹扔进日军的战壕里给日军造成极大杀伤。日军也有样学样,把填满炸药的弹壳用投石机抛入俄军的阵地里。

到了9月15日,日军感到堑壕挖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开始实施攻击。这一次进攻范围比上一次有所扩大,对中部和西部也同时发起攻击,效果也比第一次攻击有了起色,除了203高地外,其余计划内的目标基本上都拿了下来,为下一阶段大规模进攻取得了出发地。

损失情况也比上一次好得多,日军阵亡924人,负伤3,925人。俄军阵亡约600人,2,200人受伤。

日军攻坚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重炮,刚开始进攻的时候,日军最大口径的炮不过是6英寸152毫米炮和更小的120毫米炮。这些炮的炮弹有些采用定时引信,在俄军阵地上空爆炸,弹片对杀伤开放阵地上的俄军非常有效,但是面对坚固厚重的混凝土防御工事和堡垒,就完全不起作用了。有些堡垒的混凝土厚度超过1米,152毫米炮弹打上去比挠痒痒好不到哪儿去。

准备用于进攻旅顺的18门280毫米攻城炮,随着运输船一起被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分舰队送入海底。好在黄海海战之后,俄罗斯暂时无法威胁到日本本土,日本赶紧把部署在本土要塞里的280毫米大炮拆了下来运往前线,连拱卫东京湾的大炮也拆了下来。

大炮运到后日本工兵部队加紧施工,构筑混凝土炮座。9月30日大炮开始投入使用,对着旅顺港进行射击。此时日军虽然还没有拿下203高地,但是已经占领了一些可以观察到旅顺港内的制高点,设立了炮兵观测所,指挥炮兵准确地打击港内的俄国军舰。

黄海海战之后,俄罗斯军舰大都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大炮也拆了下来填补到了陆上防线上,水兵大部分上岸当了步兵,只剩下空壳军舰以及舰上少量的留守人员。这些炮击给俄国舰队带来的实际损失并不很大,对俄军士气打击也不沉重。

不过日本人并不知道,从远处观察发现又命中了敌舰高兴得不得了,要后方多多运大炮来,于是更多的280毫米大炮从本土拆了来,运到旅顺前线。

光靠炮击或许可以打残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但是不拿下旅顺,整个日本第三军就无法全部投入到同俄军主力的决战中去,此时北面辽阳那边的情况怎样了呢?请看下篇《辽阳会战》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日俄战争 05 – 天佑沙皇                               日俄战争 06 – 偷袭旅顺港

日俄战争 07 – 旅顺口外                               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日俄战争 10 – 鸭绿江之战

日俄战争 11 – 孤立旅顺                               日俄战争 12 – 有得有失

日俄战争 13 – 北上辽阳                               日俄战争 14 – 尝试突围

日俄战争 15 – 黄海海战                               日俄战争 16 – 进攻旅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