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上篇《统治东方》里面咱们说到,俄罗斯在统治东方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取得进展,而打败大清帝国之后,小日本的实力和信心也在暴增。

这一时期日本人口迅速增长,从 1875 年的 3,400万增加到1903 年 12 月 31 日的 4,630万。日本的工业和贸易规模也大幅增长,对外贸易增加了 12 倍,从 5千万日元增加到6亿多日元。工业革命在日本也有发生,到 1903 年,日本出口贸易的85% 是制成品。国土狭小资源有限的日本,对朝鲜和大清的经济潜力那是满眼的羡慕。

相比之下,日本的农业进步却没有那么明显,结果现在的日本是既养活不了日益增长的人口,也几乎不能生产多余的农产品,日本越来越依赖进口来让日本人吃饱。

日本的主要出口市场是东亚,其次是欧美,如果没有了这些出口市场,日本经济难以为继。在东亚市场中,最重要的是朝鲜和满洲。从这点上看,跟同样觊觎着这些地方的俄罗斯帝国发生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此时的日本仍然占据着山东半岛的威海卫,这是《马关条约》的一部分,作为大清履行赔款的一项保证,直到大清付完赔款为止。

盯着山东半岛的还有德国人,1897年借着两位德国传教士被杀,德国出兵强占了胶州湾,取得胶州湾入口两侧土地 99 年的租赁权以及一些贸易特权。

德国人强占了胶州湾,战略合作伙伴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俄罗斯帝国不能不有所表示,于是1897年12月,俄罗斯派出一支舰队前往旅顺,三个月后同大清签署公约,俄罗斯租用旅顺和大连及其周边地区和水域。同时约定,公约可以经双方同意予以延长。对租约会继续延长,俄罗斯方面显然抱有充分信心,证据便是俄罗斯人毫不迟疑地开始建设旅顺港,做起了长久打算。一年后为了巩固自己在旅顺和大连取得的成果,俄国又开始修建从哈尔滨经奉天通往旅顺的新铁路——“中东铁路南满支线”。

不过这一次一贯主张修铁路的维特,却反对这一举措,觉得为时过早。或许这一反对出于维特的私心,掌管财政部的维特担心这样一来,俄罗斯帝国陆海军会大举涌入满洲,战争部会取代财政部来主导满洲的政策。不过维特的主张被沙皇否决了,现在皇太子尼古拉已经登基成为新的沙皇,前朝老臣可以慢慢退居二线了。

差不多与此同时,英国同大清就香港的“新界”进行了99年租约的谈判,同时为了“平衡”俄国人在辽东半岛的势力,英国人占据了胶东半岛的威海。看上去只要俄国人继续呆在旅顺,英国人就会一直留在威海。既然大家都不客气,法国人也提出要租借广州湾,4月10日法国人的要求也得到了满足。

于是看起来大清被西方列强瓜分已经是指日可待了,帝国主义的行动引发了义和团运动。义和团最早于 1898 年在山东兴起,随后传到北京。混乱中日本外交官和德国公使被杀,1900年6月12日北京的使馆区遭到围攻,各国派兵前往北京,这便是庚子之乱。

日本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跟着列强一起出兵,毕竟那个时候日本在大清还没有多少利益,义和团杀的是洋人和基督教教民,对日本影响不大,时任日本首相的山县有朋决定看看再说。

此时大英帝国陷于布尔战争的泥潭中,英军主力尽在南非,一时抽调不出足够的兵力,就想请日本帮忙。英国人知道山县政府财政困难,表示愿意出100万英镑作为出兵的费用,被日本政府拒绝了,日本人说帮忙是义务,不为了钱。日本人打算趁着这件事,傍上个欧洲大国。

要说义和团“折铁路,拔线杆,紧急毁坏火轮船”也不是没有道理,大清人讲究风水,安葬先人都会精挑细选风水宝地。修铁路的洋人工程师发现,这种“风水宝地”到处都是,铁路没法不穿过或者靠近这些风水宝地。整天冒着黑烟突突突呼啸而过的火车,肯定要打扰到列祖列宗,这你让大清人如何不排外?于是7 月 5 日,铁岭火车站和辽阳火车站被烧被毁,也就不足为怪了。俄罗斯人马上采取行动,动员并出兵占领了满洲。

看,俄国人有先见之明吧?不把铁路修进满洲如何采取“护路”行动?

当然,俄罗斯人说他们在满洲维护了社会稳定,保护了基督徒,还赈济了难民……

1902年北京恢复秩序,各方就赔偿达成一致,义和团的爱国群众被镇压。随后,欧洲大国通过一系列双边协议巩固了他们的利益。 而1902 年 1 月 30 日,日本同英国达成协议结成同盟关系。

克里米亚战争过后的几十年里,俄国和英国一直互相敌视,两国的新闻和舆论也跟着煽风点火。英国希望在远东有个马仔帮助敲打俄国,三国干涉还辽让日本倍感屈辱,特别是恨上了俄国,渴望同一个欧洲强国拉上关系,两家一拍即合。

根据协议,英日两国中任何一国为了保护其地区利益同他国爆发战争,未受影响的一国不仅要保持中立,还要采取行动防止冲突扩大。如果另有国家加入战争支援盟友的敌国,英日两国中未参与战争的一国,将参战帮助盟友。

针对这个英日同盟,1902 年 3 月 16 日,法俄之间也发表了一个《共同宣言》,采取了英日条约同样的原则,但保留在第三方干预或中国再次发生骚乱时采取行动的权力。

这样在未来的日俄战争中,这些协议和宣言确保不会有其它国家敢轻易掺和进来,那样的话另一个欧洲大国也会马上参战,甚至引发世界大战。

庚子之乱结束各个列强应该撤军了,1902年4月8日,大清和俄罗斯签署了《交收东三省条约》,规定俄罗斯军队全数撤离满洲,条件是铁路和俄国公民受到大清的保护,俄罗斯重申尊重大清的主权和独立。

双方约定俄罗斯分三个阶段撤军,每阶段六个月,逐步把满洲交还给大清。第一期六个月期满的时候,俄军从奉天西南撤离,把占领地区归还给了大清。但是第二期六个月期满的时候,俄军却没有按照条约从奉天和吉林省的一些地区撤军,而是提出新的要求,这些要求是:

1. 归还的领土不得开设自由港或设立他国领事馆;

2. 在东三省不得雇用除俄罗斯人外的外国人;

3. 管理方式须同俄国占领期间相同;

4. 营口海关收入汇入华俄道胜银行;

5. 营口卫生部门由俄罗斯人管理;

6. 俄罗斯有权在满洲使用中国电报线路收发电报;

7. 东三省的任何部分都不得转让给任何外国势力。

大清认为这显然是粗暴地干涉了大清的内政,但又惹不起俄国人,只好继续以夷制夷,把消息透了出去,立刻引发了也在觊觎着大清这块肥肉的列强的不满,问俄国人这是怎么回事?这让俄国人有些尴尬。俄国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Влади́мир Никола́евич Ла́мсдорф)伯爵和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卡西尼(Артур Павлович Кассини)伯爵,都赶紧说不信谣不传谣,没这回事儿。俄国人也有些生气——怎么能把战略合作伙伴之间的事儿,往外面透?同时俄国驻大清临时代办,继续逼着总理衙门就上述要求一条一条地给出答复。

俄罗斯人迟迟不愿意从满洲撤军是有原因的,义和团运动期间俄国人的中东铁路被破坏不少,另外义和团运动虽然被镇压了下去,但是东三省仍然是盗匪遍地,无论俄罗斯人还是当地人的身家性命都不安全。尽管当时大多数英美媒体都对俄罗斯人宣扬的,说当地人希望俄国人留下来的说法嗤之以鼻,但这种说法某种程度上可能是真的。

俄罗斯的工业产品没有办法同西方的产品竞争,因此要想占住满洲市场,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其他国家的贸易人为地设置壁垒。相反,英国和美国都对自己的商业竞争力充满信心,提出的诉求当然是“门户开放”,也就是说全面开放,跟所有的国家进行自由贸易。这个口号没什么毛病,有时候连俄罗斯外交官嘴上都要表示一下赞同,私下里他们当然知道在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上,俄国的产品竞争不过英美。

日本眼下在大清还没有形成势力范围,“门户开放”利益均沾对日本并无坏处。

1903年4月29日,在英、美、日三个“门户开放”国的抗议和支持的鼓舞下,清政府以无端干涉中国内政为由,拒绝了俄国的七项要求。虽然清政府拒绝了俄国的要求,这事儿还是让日本有些担心起来,怕万一将来大清顶不住俄国的压力,日本自己得跟俄国人要个说法。

另一个引发日俄两国利益冲突的地方是朝鲜,1895年日本战胜大清让朝鲜获得独立后,朝鲜政局就处于持续动荡之中,暗杀活动继续肆虐。1896年7月朝鲜国王逃进了俄罗斯公使馆,在俄国公使馆的保护下,遥控指挥自己的势力继续同政敌进行争斗。

这个情况让日本人愈发担心起来,赶跑了大清又来了个更狠的沙皇俄国,日本的形势看起来更加危险了。而俄国人则趁此机会加强了在朝鲜的军队来保护公使馆,日本也增加军力保护从釜山到汉城的电报线路。

1898年4月25日,俄罗斯和日本在东京签署协议达成三个谅解:

1. 朝鲜的独立得到保证,两国都不干涉朝鲜内政。

2. 未经与有关各方协商,不得在朝鲜任命军事或者民事顾问。

3. 俄罗斯同意不阻碍日本与朝鲜的贸易发展。

看起来双方在朝鲜问题是达成了妥协,接下来怎么就搞得兵戎相见了呢?请看下篇《日俄断交》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