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1904年2月8日,日本帝国主义不宣而战,悍然袭击停泊在旅顺港的俄罗斯远东舰队,揭开了日俄战争的序幕。这不是日本帝国主义第一次不宣而战,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场战争的根源,还要往前说说。

1860 年 的11 月 14 日,俄罗斯争取出海口的不懈努力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北京条约》签订,大清把从黑龙江到朝鲜边境的满洲东部,割让给了沙皇俄国,俄国终于在太平洋上有了一个温暖的出海口,俄罗斯将近三个世纪的努力终有所得。

然而这个 “统治东方”的安全的避风港符拉迪沃斯托克还是不够温暖,一年中仍然有三个月的冰封期,需要破冰船才能维持港口运作,俄罗斯人还需要继续努力。

即便不需要破冰的日子,从统治东方的这个港口想要进入其它海域或者太平洋,仍有几个“瓶颈”需要通过。最北边是亚欧大陆同库页岛,俄称“萨哈林岛”之间的鞑靼海峡(俄語:Татарский пролив),这个海峡日本称为“间宫海峡”。东北面是日本北海道和库页岛之间的拉佩鲁兹海峡(Пролив Лаперуза),日本叫宗谷海峡。中间是日本本州和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南面是朝鲜半岛和日本之间的朝鲜海峡。朝鲜海峡中间有一个属于日本的岛屿对马岛,把那一段海峡一分为二,东边叫做对马海峡,西边叫做釜山海峡。

1861年统治了东方后俄罗斯人就发现了这个瓶颈,想把南面的对马岛也拿下来作为舰队越冬的基地,于是派了军舰过去。日本担心对马岛会成为一寸也不多余的俄罗斯领土的一部分,自己又无力对抗欧洲列强之一的俄国,赶紧请跟俄罗斯关系不大好的大英帝国出面。

刚刚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修理过沙皇俄国的大英帝国,自然不希望俄国势力真正地统治了东方,于是派了两艘军舰过来帮日本人,俄国人见势不妙就撤了。

在日本人看来,这不是俄罗斯人第一次觊觎日本的领土了,俄国人已经占据了日本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桦太岛,也就是咱们说的库页岛。日本人说自古以来桦太岛就是日本阿伊努部落生活繁衍的地方,当然,由于岛上特别是北部气候寒冷恶劣,日本本岛过去定居的人很少。

俄罗斯人则坚持认为是他们首先发现了萨哈林岛,因而按照谁先主张谁拥有的原则,萨哈林岛自然属于俄罗斯。再说《北京条约》签订,大清把从黑龙江乌苏里江以东的所有领土,都割让给了俄罗斯,这其中自然包括了萨哈林岛。而说到自古以来,那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俄罗斯各民族中的西伯利亚人,自古以来就生活在这个岛上!

两家相争让库页岛一分为二,北面归俄罗斯南面属日本,随着俄国人的压力越来越大,1875年日本放弃了库页岛南部,来交换千岛群岛的岛屿。

自打1853 年被美帝国主义的黑船打开国门后,日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落后,开始学习西方,引进西方的先进制度变法维新。1870年普法战争普鲁士战胜法国后,日本把他们陆军中的法国教员换成了普鲁士军官,学习普鲁士的军事制度。海军则师从世界第一海上强权英国皇家海军,不论是制度还是作战思想都亦步亦趋。

对于日本的这种变化,俄国人并不太在意,毕竟曾经打败过拿破仑的俄国军人,为什么要把这些毫不起眼的亚洲人放在心上呢?更合理的是,俄罗斯统治东方的野心让日本人感到担心,而日本人也确实感到了担心。

1891年,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是铁了心要把东方也统治起来,俄罗斯宣布开建西伯利亚铁路,从欧洲一直抵达统治东方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这是时任沙皇首席顾问的财政部长谢尔盖·维特 (Сергей Юльевич Витте)的主意。


谢尔盖·维特

有人说维特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罗曼诺夫王朝有史以来最好的谋臣,您说这些头衔是不是有些过?不知道,反正维特还有一个头衔 “俄罗斯工业化的爷爷”(дедушкой русской индустриализации)。维特打算学习西方,把俄罗斯也建设成为一个工业强国,采取的方式是剥削农民进行原始积累……,听着耳熟?维特的工业化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取得的增长率,只有后来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的“五年计划”可以相比,当然副作用也是一样的, 都是四处频发的农民暴动 。

要是只算经济账,建这么一条西伯利亚大铁路看起来得不偿失。这条铁路沿线经过的都是一片片荒芜之地,然而就像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把那一小块一小块殖民地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从大洋到大洋的国家一样,俄国人也想通过这样的一条铁路,把自己的欧洲部分同亚洲部分紧密联系在一起,巩固自己从西方到东方的地位,这不能不让日本感到担心。

1891年,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主持西伯利亚铁路开工仪式的俄罗斯皇太子尼古拉(Николай),顺路访问了下日本。

在日本的大津,一个日本警察津田三藏挥刀砍向尼古拉,让俄国皇太子差点儿命丧刀下,史称“大津事件”。日本人的这一刀除了给沙俄皇太子尼古拉留下9厘米长的伤口,可能还有对日本人的坏印象吧?随后日本上上下下赶紧诚恳道歉,并采取一切可能的善后措施,祈求俄罗斯的原谅。“大津事件”以及日本各阶层迅速采取的补救行动,充分体现出日本上上下下对俄罗斯的恐惧。

鉴于日本人能够及时认识到错误并且迅速进行了改正,俄国人选择了原谅,并继续推进西伯利亚铁路的建设。铁路进展迅速,俄罗斯统治东方的能力一日强于一日,让日本人的担忧和恐惧也一天超过了一天。

在日本人看来,临近日本的朝鲜半岛,宛如一把匕首刺向日本的腹地。此时的朝鲜是大清帝国的属国,风雨飘摇的大清帝国自身尚且难保,朝鲜落入俄国之手是早早晚晚的事儿。那样的话,俄罗斯人统治东方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日本。不知道俄罗斯人会不会看上资源贫乏多灾多难的那个岛国,不过呢,没有一寸领土是多余的俄罗斯,说不定日本也会成为那不多余的一寸。

于是日本人开始惦记上了朝鲜,跟清帝国的小弟眉来眼去不跟大清国产生矛盾冲突是不可能的。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1895年大清战败,在日本的马关同日本签署《马关条约》,承认朝鲜独立,同时割让辽东半岛、台湾以及澎湖列岛给日本,并且赔偿白银2亿两。

日本取得辽东半岛让俄国人很是不爽,毕竟符拉迪沃斯托克每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需要破冰,更理想的不冻的军港乃是辽东半岛南端的旅顺,这都已经在俄罗斯人的计划之中了,岂容小日本横刀夺爱?于是俄国人果断出手,理由呢,当然是占领辽东半岛威胁到大清的满洲,甚至是大清帝国的首都北京的安全。

不过虽然俄国人加紧建设,西伯利亚铁路完工尚需时日,此刻俄国单独出面教训日本有些力不从心。于是沙皇叫上他的“堂兄威利”,就那个整天叫嚣着“黄祸”,也想满世界占殖民地扩大势力范围的德皇威廉二世(Wilhelm II),还有在印度支那有利益的法国一起,出面干预,要求日本把辽东半岛还给大清。

外交干预当然要有实力作为后盾,俄罗斯开始在黑龙江流域动员部队,同时三个国家的舰队前往远东海域集中。1895 年 4 月 20 日,三国通过各自在东京的外交代表,向日本提出最后通牒,要求日本把辽东半岛交还给大清。

三大欧洲强权出面,小日本哪儿敢不从,说半岛不要了,我就留一点点“尖尖”好吧?显然小日本也是惦记着半岛尖端上面的那个旅顺港。那怎么可能?谁不知道俄罗斯组这么个队,要的就是那个旅顺港,乖乖滴给我吐出来。

小日本没法儿了,在索要了一笔“还辽费”后,把整个辽东半岛交还给大清。

在欧洲列强的威逼下屈服,让日本国内爱国的愤怒青年、中年以及老年群情激愤,日本政府不得不强力维稳,断网封号,还把诸多爱国的日本愤怒青年、中年以及老年挨个喝茶,总算把事情压了下去。

好在还有一大笔赔款,日本用这笔赔款购置了最现代化的军舰,发誓一定要报这个仇。

俄国的西伯利亚铁路继续向前沿伸,由于帮助大清要回了辽东,大清同俄罗斯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清俄关系上不封顶,没有终点站,只有加煤站,不是盟友胜似盟友。

鉴于眼下有利的国际形势,维特决定让西伯利亚铁路的最东段不再绕行黑龙江和哈巴罗夫斯克,而是穿过满洲直接到达统治东方的那个终点。这样不但可以减少几百公里的里程,降低施工难度,更可以大大缩短工期、节省巨额开支。要知道为了这条不赚钱的铁路,维特身上的压力山大,加快工期尽早通车尽快回收投资乃是重中之重。

对于铁路这么改线俄国国内当然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说铁路穿过外国,万一人家国内出点乱子怎么办?

怎么办?如果铁路受到威胁,咱们不就刚好有个理由出兵满洲了吗?再说,你怎么知道再过些年,那些地方不是俄罗斯一寸也不多余的领土之一?

说的是不是想当滴有道理?

著名的俄罗斯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 (Никола́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Пржева́льский)曾经说过,边境另一侧大清统治下的各个民族,都渴望“成为沙皇陛下的臣民”。圣彼得堡的一位教授也说,如果我们放弃我们的神圣职责,不帮那些被压迫的人,不把我们伟大帝国的疆域扩展到清帝国的领土上,那将是“对人类的犯罪”。

1896年,华俄道胜银行同大清政府签订合同,指定由中国东省铁路公司来承建从赤塔经哈尔滨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满洲铁路,俄国派兵驻扎铁路沿线保护铁路防范土匪。

俄国人稳步取得进展,对于俄国人取得的这些进展,日本人有怎样的反应呢?请看下篇《庚子风云》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