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上篇《旅顺口外》里面咱们说到,日本偷袭旅顺港并没有达成预想的效果,为了拿到制海权保障陆上作战的成功,日本还要想办法消灭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

这边日本人绞尽脑汁想办法解决俄国舰队,那边沙皇开始调兵遣将。沙皇任命库罗帕特金为满洲陆军司令,负责指挥俄军陆上作战。3 月 12 日库罗帕特金离开圣彼得堡启程赴任,3月28日到达哈尔滨。

海军方面,任命斯捷潘·奥西波维奇·马卡洛夫(Степа́н О́сипович Мака́ров)海军中将接替斯塔克,指挥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3月 8 日马卡洛夫到达旅顺。

斯捷潘·奥西波维奇·马卡洛夫

马卡洛夫是当时俄国能想到的最好的人选,除了是一位出色的海军将领,马卡洛夫还是科学家、海洋学家、极地探险家。

从波罗的海造船厂过来的工人,开始修理受损的列特维赞号和皇太子号战列舰。俄国人在受损舰只周围建起围堰代替干船坞,让工人能够修复吃水线下方的大洞。

马卡洛夫接手后,把最近修好的阿斯科利德号巡洋舰作为他的旗舰,随后派出驱逐舰队前去搜寻日本舰队。 3月10日上午,封锁旅顺港的日本舰队遭到俄国军舰的袭击,让日本人吃惊不小,战斗民族敢于出来挑战了。这个时候日本正准备大规模在朝鲜半岛登陆,必须立马消除俄罗斯海军的威胁。

战争开始的时候,双方都准备了大量的鱼雷,但是开战以来鱼雷的表现并不如人意,于是日本给他们的鱼雷驱逐舰派了一个新的用途,夜里让他们去布设水雷。

日本人的举动被俄国人看了个一清二楚,于是白天涨潮的时候,俄国人会过来,用钩子把日本布下的水雷捞起来。

日本人通常把水雷布设到水面以下3米的地方,不过有时候系留水雷的重物会沉到海底的淤泥里,带着水雷去到更深的地方。另外海底也不平,实际布下的水雷高度根本没法做到精确。

旅顺港外潮汐有6米高,这样落潮的时候水面以下3米的水雷,涨潮的时候就会“沉到”水面以下9米的地方了。涨潮的时候大部分舰船可以安全通过雷区出航,不过回来赶上退潮,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这片海域天气恶劣也是出了名的,让大量的水雷随波逐流,增加了复杂性,也让后来的海战充满戏剧性。

见俄国人有了新的变化,敢于出来迎战了,日本人想出来一个新计策。3月10日夜,日本人派了四艘驱逐舰前往旅顺港外诱敌,果然六艘俄罗斯驱逐舰出港来战。见俄国军舰出来了,日本舰队向老铁山方向后撤引诱俄舰追击,同时另一支小舰队前往港口附近打算布设水雷。

岸上俄国瞭望哨发现了下面的日本驱逐舰,立即开炮,计划败露的日本人只好放弃行动退回公海。

追出去十几公里的俄罗斯驱逐舰听到后面的炮声掉头回返,日本驱逐舰回过头来追击,交战中一发日本炮弹击中俄罗斯驱逐舰守卫号的锅炉,守卫号失去控制开始打转。日本驱逐舰集中火力打击守卫号,把守卫号打成一片废墟,舰上的人非死即伤。


见俄国驱逐舰失去抵抗能力,日本驱逐舰漣号放下快艇,载着舰员登上受损的俄罗斯驱逐舰。日本船员把打得破烂的白蓝相间的俄罗斯海军军旗扯了下来,换上日本的旭日旗,准备把守卫号作为战利品拖回去。

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俄罗斯巡洋舰巴扬号和诺维克号小心翼翼地驶出遍布水雷的港口前来救援。见到俄罗斯出动了巡洋舰,日本驱逐舰赶紧切断缆绳放弃守卫号撤离,守卫号驱逐舰迅速沉没。

接手远东舰队的马卡洛夫对俄国海军的战斗力非常不满意,上任后马上开始严格训练,渐渐地俄军能力有了明显的提升,现在整个舰队可以在两三个小时内离开港口,舰队也敢于出海。同时还修建了新的海岸炮台工事,建立了海军的火炮引导小组,引导战列舰向敌人间接射击,士气也前所未有地高涨。

3月22日,日本战列舰富士号和八岛号按照惯例向旅顺港内的俄国军舰进行间接射击,惊讶地发现周围有炮弹落下,这是俄罗斯海军炮火支援小组正在发挥作用,引导着俄国战列舰和炮台进行射击。这种情况让日本人大吃一惊,更让日本人吃惊的是,飘扬着马卡洛夫帅旗的阿斯科尔德号巡洋舰率领着俄罗斯舰队,出港迎战来了。

首先出战的是阿斯科利德号、诺维克号和狄安娜号巡洋舰和装甲巡洋舰巴扬号,同时俄军的战列舰也开始升火,很快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和波尔塔瓦号也驶出港口,后面跟着一群大小军舰。仍在港内维修的列特维赞号和皇太子号,也在海军火炮小组的引导下使用间接炮火回击。

见此情形,兵力处于劣势的日军选择了退出战斗,俄军也未追赶。马卡洛夫虽然加紧练兵,但也明白以眼下的能力俄罗斯海军在开放的海面上还斗不过日军,最好还是在岸炮的保护下,同日军进行小规模战斗取得经验和提高,练好了再出去较量不迟。

俄军的策略和进步让东乡平八郎如坐针毡,日军正在加紧在朝鲜半岛登陆北上鸭绿江,实力尚在的俄国舰队必须及早解决掉,于是第二次闭塞作战又提上了日程。

这一次日本准备的四艘旧船千代丸、福井丸、弥彦丸和米山丸排水量在2,000-3,000吨之间,比上一次的大一些。每艘船都用水泥和石块压载,配备了可靠的引爆系统。有马良橘亲自上阵,带领有过第一次闭塞作战经验的官兵再次出击。

3月26日晚上,日军第一战队和第三战队列队欢送四艘旧轮船出战,四艘船以10节的速度穿过两队日军的舰列,在驱逐舰和鱼雷艇的护航下出发。月亮在午夜时分落下,海面平静,笼罩着一层薄雾。

凌晨2点30分,护航舰艇离开,四艘旧轮船排成一列前往港口入口。凌晨3点30分,距离目的地还剩几公里的时候,打头的千代丸号被俄军发现。几十盏俄罗斯探照灯照向千代丸,俄国人开始开炮阻止日本轮船的前进。

有马良橘指挥着千代丸号冒着俄罗斯的炮火继续往前冲,突然眩光中,有马看到了俄罗斯驱逐舰猛烈号(Сильный)就在前方,下意识地转向迎向猛烈号,就在此时猛烈号发射的鱼雷击中了千代丸。

后面的船被探照灯照得什么都看不清,不清楚千代丸号为什么转向怎么就沉了。接着鱼雷命中第二艘轮船福井丸,船上自沉用的炸药殉爆,福井丸迅速沉没,带队的广濑武夫海军少佐战死,日后日本方面将广濑奉为军神。第三艘船弥彦丸很快也被击沉,迟到了十分钟的第四艘船米山丸走的最远到达航道中央,自沉的同时也被鱼雷击中,沉没于水道左岸。

担任护航接应任务的日本驱逐舰跟港外巡逻的两艘俄国驱逐舰展开战斗,猛烈号的锅炉被击中7人战死,13人受伤,船只搁浅,但是完成了保卫港口的任务。

广濑武夫

日军包括广濑武夫在内2名军官阵亡、11人受伤。

天亮之后俄舰继续出港活动,巴扬号、诺维克号等巡洋舰随同胜利号、波尔塔瓦号、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出港,日军第二次阻塞作战再次失败,日本人还是没办法堵住俄国舰队。

几次行动下来,日本人也发现了一个规律:如果日本军舰接近旅顺港,俄国军舰就会出来,在岸炮的掩护下跟日本人对战。于是日本人将计就计拟定了一个计划,先派驱逐舰去旅顺港外面的海湾布雷,如果敌舰出来了,就撤退引诱俄国舰队同日本的主力舰队交战。

日本抢购的两艘装甲巡洋舰春日、日进也加入到战斗序列,“六六舰队”实力增强成为“六八舰队”,此刻正是实力对比最有利于日本的时候。

4月12日晚,日本驱逐舰趁着夜色前去旅顺港外布雷。夜暗中俄国观察哨发现了这些驱逐舰,但是看不清是日本的,还是自己派出去巡逻侦察的驱逐舰。报告给马卡洛夫后,马卡洛夫命令搞不清情况先不要开火,只是记下发现驱逐舰的位置,计划第二天派军舰过去扫雷。

13日早上,巡逻回来的两艘俄国驱逐舰,遭到担任警戒任务的四艘日本驱逐舰的拦截。处于优势的日方重创了俄舰可怖号,俄国装甲巡洋舰巴扬号杀出港来支援,日军驱逐舰见状后撤,7时左右可怖号沉没。

巴扬号开始同在港外游弋的出羽重远率领的日本第三战队交战,随后马卡洛夫亲自带领3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以及9艘驱逐舰出港迎战,支援巴扬号。马卡洛夫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儿,下令在港口入口处扫雷,不过这个命令并没有被很好地执行,随后酿成了大祸。这是什么情况呢?请看下篇《水雷建功》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日俄战争 05 – 天佑沙皇                               日俄战争 06 – 偷袭旅顺港

日俄战争 07 – 旅顺口外                               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日俄战争 10 – 鸭绿江之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