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上篇《马卡洛夫》里面咱们说到,日本的计划是把俄罗斯舰队吸引出来交战,俄国舰队的主力也的确在马卡洛夫的率领下,驶出旅顺港前来迎战日军。

出羽重远看到俄国舰队主力出了港来,边开火边向南撤退同时报告东乡,东乡立即率领第一战队前来迎击俄军。

马卡洛夫透过升起的薄雾看到日本舰队主力来了,命令舰队后撤到岸炮保护的范围内,小型舰只回港,大型舰只列成战列,准备在岸炮的掩护下跟日军对战。不料就在上午9点43分,马卡洛夫的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撞上了前一天晚上日军布下的水雷,引爆弹药库发生巨大的爆炸,黑烟冲天,马卡洛夫及其手下六百三十五名官兵战死。

触雷沉没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

当时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上还有沙皇的堂兄西里尔大公(Grand Duke Cyril),爆炸发生的时候,站在舰桥上马卡洛夫身边的西里尔大公被冲击波抛到水里,虽然身上多处受伤,幸运的是并没有死,随后被一艘驱逐舰救起。

俄罗斯最伟大的画家之一的瓦西里·维雷斯特查金(Vasili Verestchagin)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画家登上军舰,打算用自己的画笔把战斗的场景记录下来。

最不幸的是满洲里号(Manjour)炮舰的舰长克朗(Crown)。战争爆发的时候,俄罗斯炮舰满洲里号在上海。日本派出秋津洲号巡洋舰率领的特遣队前往上海外海的国际水域,要求满洲里号要么离开上海,要么解除武装。最终满洲里号选择了解除武装,没有像瓦良格号和高丽人号那样拼死一搏,所有官兵遣返回国。舰长克朗想留下来继续战斗,他伪装成英国人,骗过了日本人来到旅顺向马卡洛夫报到,马卡洛夫把他作为参谋留在了身边。

上午10点15分,俄舰胜利号也撞上了水雷,好在煤仓吸收了大量的爆炸能量,让胜利号能够蹒跚着回到旅顺港内。

俄罗斯人并不清楚是什么击沉了自己的军舰,还以为遇上了日本潜艇,于是各舰疯狂地朝着海面开火。乱了一通以后,俄舰开始纷纷回到港内。

马卡洛夫的死是俄罗斯远东舰队无法弥补的损失,整个舰队因此士气消沉,笼罩在阴郁的气氛之中。而在俄国国内,战事不利更加助长了革命的浪潮。

没有人清楚为什么通常谨慎的马卡洛夫会犯下这个错误,或许前些日子俄军接连受挫,让马卡洛夫急于取得些战果鼓舞士气。也许马卡洛夫太忙了睡眠不足,一时忘了前一天夜里报告发现的驱逐舰,可能是布雷的日本驱逐舰,要先过去扫一下雷。总之,这一天不是马卡洛夫的吉日。

4月14日,东乡平八郎从路透社的报道中得知马卡洛夫的死讯,下令舰队下半旗为尊敬的对手默哀一天。

同一天,沙皇派黑海舰队司令尼古拉·斯克里德罗夫海军(Николай Илларионович Скрыдлов)中将前来接替战死的马卡洛夫,接任远东太平洋舰队司令。在斯克里德罗夫到达旅顺之前,总督阿列克塞耶夫暂时代理舰队司令的职务。

尽管马卡洛夫的死让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一蹶不振,但是舰队的实力尚在,仍然在威胁着日本的海上交通线,把日本海军的主力牢牢地拴在了旅顺港外。日本人还要再想办法,于是第三次闭塞作战提上了日程。

行动定于5月2日展开,这一次一口气选出12艘货轮来执行闭塞作战任务,这一天日军也开始准备在满洲登陆。

船队晚上出发的时候天气还好,但在半途中突然变坏,行动总指挥林三子雄海军中佐下达了中止行动的命令,不过只有后面的船只收到了停止行动的信号,前面8艘船和护航接应舰队都没有收到命令,继续前往旅顺。

风浪中8艘船彼此之间失去了联系,纷纷被旅顺港的炮台击沉,没有一艘船沉在航道上。接应的驱逐舰只带走少数船员,其余的人要么随船沉入海底,要么上到岸上。第二天早上,拒不投降的日本水兵,大部分在同俄军的战斗中战死。

尽管如此,东乡还是宣布此次行动获得成功,海军不能让陆军马鹿看笑话不是?请陆军第二军放心登陆,没有问题了。说完这话东乡自己都有些心虚,只好命令手下加强戒备。

5月4日得知日本陆军将要大规模登陆,旅顺可能会被切断后路,沙皇命令阿列克塞耶夫立即撤往奉天。5月5日阿列克塞耶夫乘坐专列离开旅顺,留下阿纳托利·斯托塞尔(俄语Анато́лий Миха́йлович Сте́ссель,德语Anatolij Stößel)中将镇守关东州,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斯米尔诺夫(Константин Николаевич Смирнов)将军负责旅顺要塞防务,把远东太平洋舰队交给了自己的参谋长维特捷夫特

日军就在附近登陆,强大的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总要做点儿什么吧?5月6日阿列克塞耶夫示意维特捷夫特,可以出港袭击一下日本的船队,但是并没有给他下命令,这就很有说道了。显然领导的意思是……,出去打了胜仗自然是领导有方,打了败仗,锅么显然要由属下来背,毕竟这是要拿珍贵的远东太平洋舰队去冒险。

维特捷夫特可不是那种勇于背锅的人,他把问题往下放,召集手下在一起开会研究怎么办?

领导都不愿意拍板下面谁还敢出头?于是大家纷纷表示眼下敌强我弱,要保留珍贵的火种,以待将来波罗的海舰队增援的时候,能够里应外合歼灭日本舰队。

既然大家是这个意思,那就躺平吧,于是舰上的大炮拆了下来去加强岸上防御。不过大的动作没有,小的事情还是要做一点儿的,5月5日维特捷夫特派布雷舰阿穆尔号,前去港外日本军舰经常游弋的航线上布雷,这一招很快就取得了效果。5月12日,一艘日本驱逐舰在大连湾触雷沉没。5月14日,三等巡洋舰宫古号也在大连湾触雷沉没。

14日阿穆尔号舰长伊凡诺夫擅自决定超出计划区域,在离港20公里处布雷,这次钓到了更大的鱼。15日早上6点20分,日本战列舰初濑号在老铁山海湾外触雷,就像俄国战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一样,初濑号也在一分钟内就沉入了海底。

日本战列舰初濑号

附近的八岛号战列舰过来打算救援,结果撞上另一枚水雷也迅速沉没,顿时日本的“六八舰队”变成了“四八舰队”,损失的还是两艘重要的战列舰!

日本海军严密封锁了消息,如此惨重的损失,并没有给日本军民的士气造成很大打击。俄国方面也不知道自己取得了如此重大的战果,没有利用机会主动出击。

日本战列舰八岛号

就像俄罗斯人以为自己战列舰的沉没是日本潜艇袭击的结果一样,日本人也以为初濑号和八岛号是被俄国潜艇击沉的。确实两国都装备有潜艇,都对潜艇的能力有着超乎实际的幻想,军舰莫名其妙地爆炸沉没,首先想到的都是遭到了对方潜艇的袭击,但实际上双方都还不大会用潜艇。

由于迟迟不能消灭旅顺港内的俄罗斯远东舰队主力,日本海军的主力必须时时刻刻守在旅顺港外,防止俄罗斯舰队出来打击自己的海上运输线,这样便给了俄国驻泊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那只小舰队活动空间。俄罗斯远东舰队除了主力在旅顺港外,符拉迪沃斯托克还驻有装甲巡洋舰俄罗斯号(Россия)、留里克号(Рюрик)、雷霆号(Громобой)和辅助巡洋舰勒拿号(Lena),不过这段时间符拉迪沃斯托克分舰队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战果,只是击沉了两艘日本商船。

尽管日本海军对旅顺港的袭击没有取得决定性的战果,没能消灭或者重创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但是俄罗斯舰队也被围在了港里,让日本和朝鲜半岛之间的海上运输相对安全。济物浦海战的胜利,让日军可以直接从济物浦登陆北上,不需要再从釜山上岸然后进行陆上的长途跋涉了。

最先开始从济物浦登陆的是日军的第12师团,2月17日开始登陆向北进军平壤,等到天气转暖朝鲜北部港口解冻后,后续部队从更靠北的港口登陆。战争爆发之前,日本第一军的第2、第12和近卫师团已经动员起来。日本希望能够比依靠运力有限的西伯利亚铁路的俄罗斯,更快地把更多的部队投入战场,一切都要快。

日本陆军参谋次长儿玉源太郎命令第2师团的先遣队随同第12师团一起登陆,近卫师团在广岛也做好出发的准备。

朝鲜北方的冬季从10月份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3月然后开始解冻,解冻的时候道路便无法通行了,但这种情况通常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炎热的太阳很快就让地面变得干燥。

两条从南到北穿过朝鲜半岛的主干道也是土路,说是主干道,只是相对来说宽一些,有10米左右。朝鲜农民喜欢把路面的表土当作沃土上到他们的地里,这就让路面低于道路两边,于是一下雨路就成了“水渠”,朝鲜农村常用的小推车基本上就推不动了。

日军先头部队2月21日进入平壤,随后几天主力部队陆续到达。日军在平壤征用了一座宫殿作为补给物资的集中点,开始把从朝鲜人手里收购的粮食牲畜集中。这样部队到达的时候,他们的食宿都已经安排好了。

日军还征召朝鲜苦力运输辎重物资,给的工资高于市价,于是朝鲜人踊跃报名,一万多人的支前队伍很快就征召完毕。有头有脸的村干部继续担任支前队伍的领导,日军给他们戴上红布条,表明他们皇军运输队领导干部的干活。

经过休整,第12师团3月18日离开平壤前往上一周被两个日本骑兵中队占领的安州,也就是今天朝鲜的新义州,很快第一军的其他部队也进入平壤。

黑木为桢陆军大将

3月13日,第一军司令官黑木为桢陆军大将从广岛的宇品港派近卫师团和第2师团的先遣队抵达济物浦港。到3月29日,整个第一军全部登陆朝鲜。

随着春季解冻,朝鲜北部的道路很快就变得泥泞不堪,有时候日本步兵每天只能行军七八公里。朝鲜北部有2,000俄国骑兵这个情况日本人是知道的,但是在日军漫长艰辛的行军路上,并没有受到俄国骑兵的严重干扰,让日本人有些意外。

其实这是阿列克塞耶夫总督在贯彻沙皇的指示,沙皇命令不要在朝鲜对日军展开行动。俄国对日本的战争意图还不清楚,不知道日本的行动会仅限于朝鲜还是要进入满洲。同时俄罗斯人存在着更加严重的后勤问题,他们本身的后勤工作就没有日本人组织得好,再加上战斗民族压根儿就没瞧上黄种人,跟当地的朝鲜人关系极差,偶尔还会发生些冲突,他们没有能力干扰到日军的行动。

尽管不希望打这样一场战争,作为俄罗斯帝国战争部长的库罗帕特金,2月15日还是向沙皇提交了他的远东作战计划。沙皇对他的计划颇为认可,干脆让库洛帕特金来担任俄罗斯满洲陆军总司令,亲自上阵执行自己的计划。

虽然授权库洛帕特金指挥在满洲所有的俄罗斯陆军部队,却又让他听命于远东总督阿列克塞耶夫,这就给俄军在满洲的行动增加了很多变数,会怎样影响到接下来的战局呢?请看下篇《鸭绿江之战》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日俄战争 05 – 天佑沙皇                               日俄战争 06 – 偷袭旅顺港

日俄战争 07 – 旅顺口外                               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日俄战争 10 – 鸭绿江之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