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24 – 对马

上篇《第三太平洋舰队》里面咱们说到,俄罗斯第二太平洋舰队从全球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全世界的媒体都在猜测罗杰斯特文斯基会怎么走?去到了哪里?

终于俄罗斯舰队出现在了马六甲海峡,让英国人和荷兰人都放下心来,他们只是抄了个近道。俄罗斯舰队以8节的航速分四列驶过新加坡,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小时。驻新加坡的俄罗斯领事,雇当地一艘快艇过来取走邮件。

2月份尼古拉·涅鲍加托夫(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Небогатов)率领第三太平洋舰队离开波罗的海追赶大部队,同时路上加紧训练,5月9日抵达印度支那的金兰湾,跟舰队主力汇合。

尽管罗杰斯特文斯基和他的手下对这支第三太平洋舰队舰只的战斗力很不看好,不过这支舰队的到来,还是让俄罗斯人士气有所提高。

在印度支那的金兰湾休整后,罗杰斯特文斯基率领着远航了将近30,000公里的舰队,驶上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征程。长途跋涉让舰队中的老旧舰只故障频出,即便是那些新锐的战舰,船底也长满了来自热带的海洋生物,航速大大降低。

5月14日,由52艘舰船组成的扩大了的俄罗斯舰队向东航行,持续的海雾和暴雨造成的低能见度,很好地掩盖了舰队的踪迹。俄国人中的乐观派认为,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可能会在不被日本人发现的情况下,穿过海峡,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

他们不知道日本人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周围布设了大量的水雷,不过舰队真的安全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外海,水雷不是什么大问题。

从金兰湾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有三条航线:直接穿过对马海峡北上,或者从日本北海道两侧的宗谷海峡或者津轻海峡进入日本海,去到符拉迪沃斯托克。

后两条航线都需要绕行太平洋,航程大大增加,要在太平洋上再补充燃煤。本来从马达加斯加开始,德国船队就不想再趟这趟混水了,日本人放话了说要击沉协助敌国舰队的船只,德国人是来赚钱的可不是来玩命的。俄国人好说歹说才求得德国人跟着他们继续前进,但是在日本东面的太平洋上给俄罗斯舰队加煤?德国人说万万不可。

这样一来哪怕万般凶险,罗杰斯特文斯基也只能走穿过对马海峡的这条捷径了。为了迷惑日本人引开截击的日本舰队,罗杰斯特文斯基派了两艘辅助船走绕行日本东部的航线。

对俄罗斯舰队可能经过的三条航线的优劣,日本方面当然也十分清楚。不过以日本海军的实力,分兵把守三处的话,每一处都不是俄罗斯人的对手,只能下重注于其中一路。

宗谷海峡距离太过遥远,俄罗斯舰队需要在太平洋上再次进行煤炭补充,因此走这条航线的可能性最小。相反,最有可能走的是直抵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对马海峡。

从1905年2月21日起,日本联合舰队就进驻朝鲜半岛的镇海湾,准备截击远道而来的俄罗斯第二太平洋舰队,同时展开频繁的实弹射击训练,东乡认为“一门百发百中的大炮胜过一百门百发一中的大炮”。

等待之中,日本海军一直关注着俄罗斯第二太平洋舰队的动向。5月中旬俄罗斯舰队离开金兰湾后,就又从世人的眼中消失了,东乡平八郎焦急地等待着有关俄罗斯舰队动向的情报。

对于东乡来说,他无法分兵把守,只能集中兵力于最有可能的航线要冲对马海峡,押宝俄罗斯舰队必过此路。这真是一场豪赌,如果他押错了,俄罗斯舰队绕道日本东部,后果不堪设想!

确实俄罗斯的陆军输掉了陆地上的战斗,但是俄罗斯陆军可以向北撤到北满,日本依然无法取得彻底的胜利。战争僵持下去,俄罗斯仍然有翻盘的可能,毕竟拖下去谁先崩溃还未可知。日本已经把所有的储备,都投入到了这场战争之中,全靠背后的英美资本输血维持。

而资本谋的是利,一旦认定日本无法取胜,投在日本人身上的钱可能打了水漂的话,资本会立马转向。对于日本来说,这是一场赌国运之战,不容有失。对东乡来说,日本的国运就在他的手上。

俄罗斯舰队中最慢的船只补给船,航速只有9节,整个俄罗斯舰队只好以9节的航速龟速前行。另外,俄罗斯舰队还花了一天的时间进行演习,让第三太平洋舰队的舰只,好歹跟其它舰只合练一次。

俄罗斯舰队迟迟不见踪影,等得东乡平八郎心神不安着急上火,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错了?甚至打算带着舰队向北去另外两个海峡堵截俄罗斯人。从金兰湾到对马海峡距离并不算远,如果俄罗斯人走对马海峡的话,早就该到了,俄罗斯舰队在哪里呢?

就在东乡平八郎产生动摇的时候,消息传来:六艘俄罗斯辅助舰船抵达上海!这下子东乡心里有底了,如果俄罗斯舰队绕行日本以东的话,他们需要这些运煤船需要这些支援船!

东乡立即命令担任搜索任务的舰船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千万不能让俄罗斯舰队溜过去。为了有效地发现俄罗斯舰队,日本早已经把整个朝鲜海峡和日本海,划分成有编号的方格。派出轻巡洋舰和武装商船,每艘船负责一个片区,拉网巡逻搜索。联合舰队主力则集中在朝鲜东南海岸的镇海湾,枕戈待旦。

5月26日夜,浓雾中俄罗斯舰队驶入朝鲜海峡。接近日本水域的时候,俄罗斯舰队故意避开常规航道,以减少被发现的几率,但是队尾灯火通明的医院船奥廖尔号(Orel),还是暴露了目标!

的确依照国际公约,医院船不可以被攻击,于是俄罗斯的医院船奥廖尔号,灯火通明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份,不料却给整个舰队招来杀身之祸。

27日凌晨2点45分,夜暗中日本辅助巡洋舰信浓丸号看到灯光跟了上去,随即顺藤摸瓜发现了整个俄罗斯舰队。04时55分,信浓丸发来电报:“203区域发现敌舰队,航向向东”。

信浓丸号

5点05分,接到报告的东乡平八郎大喜过望,203这个数字显然是一个吉兆。旅顺港内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是靠陆军马鹿消灭的,这让帝国海军很没面子,现在弥补的机会来了。

东乡命令舰队立即做好出击准备,6点34分,东乡给日本大本营发报:“已经发现敌舰,联合舰队即刻出动,今日天气晴朗但是波浪高。”

电报的最后一句话在日本军事史上声名远播,看过电视剧《坂上之云》的同学,可能会对这句话很有印象。

东乡的旗舰三笠号率领40多艘舰船出海迎敌,跟踪俄罗斯舰队的日本侦察船,每隔几分钟就发送一次无线电波,报告俄罗斯舰队编队和航向的最新信息,让日本联合舰队对俄罗斯舰队的情况了如指掌。

5月27日上午,越来越多的日本军舰出现在俄罗斯舰队的视野里,甚至进入到俄罗斯战列舰火炮射程内。罗杰斯特文斯基没有下达开火的命令,不过鹰号的舰长命令开火,随即又有军舰跟着开炮,日本军舰的反应是驶出俄舰的火炮射程,罗杰斯特文斯基下令停止射击节省弹药。

5月27日中午时分,俄罗斯舰队缓慢驶入朝鲜海峡,排在队列前面的是12艘主力装甲舰。第一分队的4艘博罗季诺级战列舰在前,随后是第二分队的4艘舰只,然后是第三太平洋舰队的4艘装甲舰。中午过后不久,俄罗斯舰队开始调整队形,命令第一分队各舰右转90度,然后再左转90度成为另一队列,稍稍领先于原来的纵队。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日本联合舰队的主力出现在俄罗斯舰队的视野内。日本联合舰队的主力也是12艘装甲舰,4艘战列舰和2艘战前抢购的装甲巡洋舰位于前列,其余的6艘装甲巡洋舰紧随其后。日本的主力舰只都是新式战舰,方便协同作战。

13时55分,东乡平八郎下令升起Z字旗:“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诸君一同努力。”

14点05分,东乡命令日本联合舰队在俄罗斯舰队前面进行敌前转弯,让日本舰队成为T字形的那一横。这样所有的日舰都可以用全部主炮向侧面的俄罗斯舰队开火,而俄罗斯人只能用他们排在最前面军舰的前主炮进行回击。

这一转弯风险极大,急转弯中军舰无法开炮,所有军舰都在一个固定地点转弯,在那个点上相当于固定靶。历史证明,俄罗斯军舰打固定靶还是有一定水平的,比如击沉了英国的拖网渔船。

不过此时俄罗斯舰队的队形转换并没有完全完成,第一分队转向让后面的舰船不得不减速以避免碰撞,因此双方相遇的时候,俄罗斯舰队处于混乱之中。

接下来的战斗将如何开始呢?请看下篇《海战》。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日俄战争 05 – 天佑沙皇                               日俄战争 06 – 偷袭旅顺港

日俄战争 07 – 旅顺口外                               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日俄战争 10 – 鸭绿江之战

日俄战争 11 – 孤立旅顺                               日俄战争 12 – 有得有失

日俄战争 13 – 北上辽阳                              日俄战争 14 – 尝试突围

日俄战争 15 – 黄海海战                              日俄战争 16 – 进攻旅顺

日俄战争 17 – 辽阳会战                              日俄战争 18 – 沙河之战

日俄战争 19 – 旅顺攻防战                           日俄战争 20 – 黑沟台之战

日俄战争 21 – 奉天会战                              日俄战争 22 – 第二太平洋舰队

日俄战争 23 – 第三太平洋舰队                    日俄战争 24 – 对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