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战争 14 – 尝试突围

上篇《北上辽阳》里面咱们说到日军突破旅顺外围防线,重炮已经可以打击到旅顺港内了,这时候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的情况怎样了呢?

咱们前面说过,俄罗斯远东总督阿列克塞耶夫离开旅顺把舰队交给维特捷夫特后,就鼓励他主动出击,战斗民族不战斗,算什么战斗民族?当然领导的话不方便说得太明维特捷夫特就召集手下开会,得出的结论是最好什么也不做。领导又不下命令,出了问题谁敢承担?

维特捷夫特海军少将

5月底,总督再次要求采取积极的策略,维特捷夫特的应对方式是再次开会,结论是海军的最佳策略是用兵力和火炮帮助陆上防御,只有在港口即将落入日军的手里的时候才出海。当然,领导的指示也不能顶着不办,维特捷夫特决定把两艘状况最好的战列舰列特维赞号和皇太子号的大炮装回去。

列特维赞号战列舰

此时日本海军已经不再尝试堵塞旅顺港的出口,只在外面布雷,这又给了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躺平不战斗的理由,出击先得扫雷,要先把扫雷艇准备好,于是疏浚港口的船只装上了扫雷设备。

到了6月18日总督急了,发来一封电报命令舰队出去迎战,这下没法再不作为了。维特捷夫特命令给主力舰装回大炮煤仓加满煤,20日出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又出了档子事儿,旅顺当地的俄文报纸《新边疆区》(Novy Krai) ,把不知道从哪儿拿到的命令文本,当新闻给登了出来,这不是泄露机密了吗?

于是升了火的军舰赶紧先熄火儿,全体人员上岸去回收报纸,这一番折腾,出击日期又要往后推几天。

针对一直守在外面的日本舰队,维特捷夫特认为需要出其不意,在天黑之前进入公海,才能避免被日本驱逐舰用鱼雷袭击。

推迟到22日的出发日期又被推迟,原因是发现日本人又布放了新的水雷。俄国派出去巡逻的驱逐舰,跟日本派来给布雷舰护航的驱逐舰打了起来,日本布雷舰趁着双方交火的当口,偷偷地布下了水雷,但是被岸上的俄国炮台看个清楚。俄国规定,在有己方军舰在外巡逻的情况下,没有命令不准开火,于是炮台只是记下了日本军舰布雷的位置。

皇太子号战列舰

维特捷夫特接到报告后,决定依然出港,他实在是顶不住总督三番五次的严令了。黎明时分,俄罗斯舰队开始离开港口,然后停在外面,等着扫雷船只清除航道上的水雷。

日本人早就注意到了俄舰的动向,旅顺港外的日本驱逐舰在黎明时分,就看到了俄罗斯巡洋舰诺维克号和一些驱逐舰出了港来,不久之后注意到港口冒出浓烟,很明显俄罗斯战列舰正在升火即将出航。于是驱逐舰回去向巡洋舰报告,巡洋舰用无线电报告东乡。分散在各海域的日本军舰开始集中,中午时分日本战列舰做好出发准备,前往旅顺准备截击出港的俄罗斯舰队。

傍晚6点钟日本舰队同俄罗斯舰队相遇,日本缴获自大清的镇远号也出现在海平线上,吓了维特捷夫特一跳:看起来日本海军集中了全部的力量来对付自己,这不连老舰镇远号都派了过来。其实情况刚好相反,战争开始的时候,日本海军主力尽出,前往旅顺港打算消灭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只留下包括镇远在内的老弱病残组成的第三舰队保卫日本海岸。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清楚了,日本海军迟迟无法消灭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还让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分舰队钻了空子,取得巨大战果。日本海军没有办法,只好从前线抽调第二战队精锐的四艘装甲巡洋舰,去对付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分舰队,前线留下的空缺由老旧的第三舰队顶上,于是老迈年高的镇远号也上了第一线。

俄罗斯舰队的规模也让东乡吃了一惊,俄罗斯人居然把受创严重的皇太子号和塞瓦斯托波尔号也修好了,可以派出六艘战列舰出战,而自己在两艘珍贵的战列舰触雷沉没后,只剩下四艘战列舰。好在日本舰船总数方面占优,总共有大小舰艇53艘,而维特捷夫特只有18艘。

双方相遇后开始机动占位,但是都没有取得很好的开火机会。

维特捷夫特眼见没有可能摆脱日本舰队的纠缠冲入公海,就虚晃一枪,然后率领舰队返回旅顺。维特捷夫特担心在距离海岸很近的地方跟日本舰队交战,会遭到数量众多的日本驱逐舰的鱼雷袭击。白天能见度好的情况下,驱逐舰很难突破炮火接近主力舰发射鱼雷,夜里就不一样了。

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

东乡也看到天黑之前也没有机会抓住俄罗斯舰队,干脆撤回主力舰,东乡也不敢拿自己珍贵的战列舰去冒险,让驱逐舰上去用鱼雷袭击俄舰。俄罗斯舰队不断地躲避着日本鱼雷的袭击,还要努力寻找并保持清除过水雷的航道,虽然惊险但是并无大碍,只有塞瓦斯托波尔号撞上了一枚水雷,搁浅在岸边。

其它俄罗斯军舰停了下来放下防鱼雷网,日本驱逐舰继续从多个方向发起攻击,但是被探照灯照得分不清南北,再加上俄军反击的炮火,没有取得战果。虽然没有沉掉一艘驱逐舰,但是多艘受伤。

黎明时分,除了塞瓦斯托波尔之外没有受损的俄罗斯军舰驶入港口,塞瓦斯托波尔周围很快就筑上了以前用于修复列特维赞号的那种围堰。

对于全世界的媒体来说,这是一次非常令人失望的战斗,报纸读者想要看到一场大战好不好?这不痛不痒的算个啥?也有媒体比如《旧金山纪事报》上了日本人的当,刊登出日本舰队取得巨大胜利的报道,贻笑大方。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俄舰只是不时地出去炮击日军的阵地。随着对旅顺的围攻越来越近,俄舰需要出击的距离越来越短,火炮的射程也越来越近。军舰上的炮大,给日军造成的破坏力也更大。

由于出击草草收场,俄军解围旅顺港的尝试又在得利寺失败,沙皇和总督对维特捷夫特很不满意了,要求他不准再拆大炮上岸,保持军舰装煤状态,做好准备突围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维特捷夫特的对策依然是开会,会上绝大多数海军军官依然认为舰队应该留在旅顺,舰队留下来可以帮助陆上的防御。另外据说波罗的海舰队10月份就会到来,到时候还可以合兵一处歼灭日本海军。于是维特捷夫特回复总督说,舰队离开后旅顺就会被日军占领,只有在旅顺即将沦陷的情况下,才建议逃往符拉迪沃斯托克。

总督可能知道波罗的海舰队10月份到达只是鼓舞人心的没影儿的事儿,要求马上把舰队军官和各位舰长召集在一起重新开会,显然领导对他们的决定十分地不满意。然而会开过之后,大家的意见还是躺平,理由有水雷、鱼雷还有大雾等等。8月7日的回电简直让总督气炸了肺:比比人家瓦良格号,人家不比你们实力悬殊,仍然出海不惜冒死一战。如果你们不顾沙皇和我的命令,躲在旅顺港内被人家灭了,那将是耻辱中的耻辱,把我的电报传达给每一位军官和每一位舰长!

其实海军不愿意出去冒险,也不只是贪生怕死,海军认为只要俄罗斯舰队继续存在于旅顺港,本身对日本就是一个威胁,而沉到海底的舰队没有什么卵用。

当然也有舰长主张突围到更安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认为围在港外的日本舰队并不见得比俄罗斯舰队强大多少,毕竟日本人还要分出一部分力量去对付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分舰队。下定决心出其不意地冲出去,至少会有一部分军舰可以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在那里他们可以安全地等待波罗的海舰队的到来。

维特捷夫特决定这次不听群众的了,改听领导的,一方面来自领导的压力实在太大,另一方面也是没有办法躺平了。咱们前面说过,7月底日军突破旅顺外围防线后,就可以架起重炮轰击旅顺港了。一些炮弹已经落到港内,有不长眼睛的炮弹已经打到了军舰上了,再不走,可真要让总督说中了,精锐的俄罗斯远东太平洋舰队就要这么报销了。

于是维特捷夫特决定把拆下来的大炮再装回军舰上去,此时列特维赞号已经被七发炮弹命中,8月10日出海的时候,只能仓促地把大洞补上,船舱里还带着400吨海水。

有人建议把老迈和受伤的舰艇作为诱饵引开日本舰队,以便让速度快的舰只能够突围到符拉迪沃斯托克,但是维特捷夫特说:“给我的命令,是把整个舰队一起带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我要执行命令。”

这次出发前先扫了雷,因此8月10日清晨的时候,已经清理出来一条航道。日本人也知道,随着炮弹不断射入港内,俄国人肯定躺不平要跑,因此把舰队部署在离旅顺港很近的地方,就准备一旦俄国舰队出来就去截击。

皇太子号战列舰

俄罗斯舰队由6艘战列舰皇太子号、列特维赞号、佩列斯维特号、胜利号、波尔塔瓦号、塞瓦斯托波尔号、4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以及1艘医院船组成,受损的装甲巡洋舰巴扬号和六艘驱逐舰留了下来。

日本方面还是军舰数量占优,但是主力舰的数量处于劣势。前面咱们说了,日本的“六六舰队”加上战前抢购的春日和日新两艘装甲巡洋舰,成为“六八舰队”后没多久,两艘战列舰就被水雷炸沉成为“四八舰队”。现在四八舰队这个八也不够数了,为了应对符拉迪沃斯托克分舰队的袭扰,第二战队分走了大部分兵力,只剩下两艘装甲巡洋舰跟着战列舰列阵迎敌。不过日本的驱逐舰和鱼雷艇多,理论上夜里可以对俄舰队发起鱼雷袭击。

日俄两家的舰队即将相遇,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样的战斗呢?请看下篇《黄海海战》

全部请见:

日俄战争 01 – 统治东方                               日俄战争 02 – 庚子风云

日俄战争 03 – 日俄断交                               日俄战争 04 – 谁强谁弱

日俄战争 05 – 天佑沙皇                               日俄战争 06 – 偷袭旅顺港

日俄战争 07 – 旅顺口外                               日俄战争 08 – 马卡洛夫

日俄战争 09 – 水雷建功                               日俄战争 10 – 鸭绿江之战

日俄战争 11 – 孤立旅顺                               日俄战争 12 – 有得有失

日俄战争 13 – 北上辽阳                               日俄战争 14 – 尝试突围

日俄战争 15 – 黄海海战                               日俄战争 16 – 进攻旅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