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战争 14 – 犹豫不决

上篇《斯皮舍朗》里面,咱们说到普鲁士报纸得意洋洋。也确实,法国那些潜在的盟友,都被普军的神速进展吓住了,看起来普鲁士人的胜利在所难免,奥地利、意大利和丹麦纷纷打消了干预的想法。由于有新闻检查制度,法国平民并不能及时获得信息,于是小道消息满天飞。一开始有人说法军取得了重大胜利,俘虏了普鲁士25,000人。这个消息一下子让法国人欢呼雀跃,挥舞着国旗高唱《马赛曲》。不过下午新的消息出来了,说压根儿就没那回事儿,人群立刻炸开了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政府必须出来说说。几百人涌向政府机构要说法,要求立即停止新闻管制马上公布战况,有些人还跟前来维稳的军队发生了冲突。8月7日早上,报纸上的消息出来了:“弗罗萨德的部队正在撤退,详情未知。”

同在这一天早上,欧仁妮皇后也发布了一个简短的公告:“麦克马洪元帅撤退到他第二道战线,将在那里重新进行组织。我们充满了勇气,将坚定地保卫法国,法国必胜!”

这听起来好像不太妙。

皇后嘴上说着必胜,心里却没有了底,赶紧从郊外的宫殿回到巴黎市内掌控局势,同时要皇帝必须做点什么,阻止住普鲁士人。总理奥利维尔也跟皇帝说不能再退了,战场形势已经引发了政治动荡,革命随时可能爆发。奥利维尔命令巴黎进入紧急状态,所有的成年男子都要参军入伍,30岁以下的加入野战部队,30-40岁的参加卫戍部队。

战场上的失利也让拿破仑三世在议会里的威名扫地。议会惯常的开场白是:法兰西皇帝和仁慈的上帝……,这次刚一开口,这套词还没说话,下面就喊了起来:别整那些没用的,直接说吧!然后会场内就吵成一锅粥,任总理奥利维尔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平日里端着的温文尔雅全都扔到了一边,议员们脸对脸地挥着拳头吵。共和派的议员号召进行“全面防御”,按照法夫尔的说法,“全面防御”就是把皇帝和他那帮坏蛋将军们解职,送回巴黎进行审判。然后“全面授权”给立法议会,成立一个“15人委员会”来领导战争,就像当年大革命一样,那场大革命就是咔嚓掉了一大批将军。自由派梯也尔的调门更高,说那些当官的全是窝囊废,必须……。保守派也不甘示弱,说共和派都是卖国贼,应该马上抓起来的是他们,没有定于一尊的恶果毕现!

温和一点儿的议员,也坚持起码要把勒伯夫招回来解释一下,仗怎么就打败了?

Olivier_Émile_Ollivier,_Vanity_Fair,_1870-01-15_调整大小总理奥利维尔

总理奥利维尔要是手腕强硬的话,大可以把法夫尔、甘必大为代表的一众反对派拿下,此时的民意并不支持共和派,奥利维尔手头也不是没有兵。但奥利维尔是个老好人,让他当总理本来就是皇帝向共和派妥协的产物,于是两头都没落好。共和派当然瞧他不顺眼,皇后也感到他不得力,希望他辞职,换个人来应对这场危机。于是8月9日奥利维尔下台,八里桥伯爵夏尔·库赞-蒙托邦(Charles Cousin-Montauban, comte de Palikao)走马上任,成为新一任总理。大家可能说“八里桥”这是个地名?是那座“八里桥”?一点儿都没错儿,就是这位率兵在那里,打败了僧格林沁率领的蒙古骑兵,然后咸丰皇帝出逃热河,然后火烧圆明园……

adMilitary09八里桥伯爵夏尔·库赞-蒙托邦

不过这位八里桥伯爵上台,也只能是维持一下。英国大使说,法军再遭遇一次重大失败的话,革命就不可避免,拿破仑三世的反革命江山就要变颜色。

说过乱成一锅粥的法国议会回到前线,几场失利下来,下一步该怎么办,又成了法国最高统帅部的一个难题。当然,战略抉择在法国最高统帅部里一直是难题,只是以往的难题是向哪里进攻,如何采取主动行动,现在的难题变成了向哪里撤退。8月9日,情报机构给了勒伯夫一张缴获的德意志第三军团的地图,上面显示了三支德意志大军计划包围莱茵军团,于是继续后撤成了唯一明智之举。拿破仑三世打算退回大本营沙隆,会合从阿尔萨斯败退回来的麦克马洪,然后再重整旗鼓,这倒也不失为一个良策。不过随着来自巴黎的坏消息传来,法国皇帝犹豫了——要是革命爆发,皇位可就保不住了。路易·拿破仑跟普鲁士开战,不就是为了皇位稳固?对拿破仑三世来说,反革命江山永不变色才是核心利益,哪怕法国战败,只要皇位依然在手,就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反过来丢了位子,法国取得了胜利又能怎样?拿破仑三世不能简单地从战局出发,决定对策,需要讲政治。不过指挥打仗一直都不是拿破仑三世的强项,更何况现在的法国皇帝已经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人,应对瞬息万变的战场局势力所不及。他手下那帮宠臣特别是勒伯夫,现在已经成了法国的“罪人”,众矢之的。拿破仑三世只好把他从总参谋长的位置上拿下,自己最高统帅的位子,也让给了巴赞,这已经是8月13日的事儿了。

再次为民选的皇帝默哀三秒钟,哪怕不是“上帝的选择”,“历史的选择”也好,搞什么人民的选择?还是投票的那种。

这样反复迟疑犹豫不定之中,宝贵的一周时间过去,既没破坏桥梁阻碍普军的前进,也没有采取什么迟滞普军的行动,此时普鲁士的先头骑兵已经无处不在了。13日接过指挥权的巴赞,命令在梅斯周围的四个军,向他靠拢。在法军这一段无所事事犹犹豫豫的时间里,毛奇正在催动着德意志联军,打算再来一次包围战。得知法军还在梅斯附近迟迟没有挪窝,倒让毛奇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法国人难道忘了上次普奥战争,我们就是多路进兵,包围歼灭奥地利的主力?法国人为什么还把部队布置得这么靠前?打算集中兵力打我一个反击?于是毛奇把计划稍稍做了下调整,命令斯坦梅茨的第一军团继续向前,同法军正面接触,卡尔亲王的第二军团沿着法军侧翼运动。如果法军坚守梅斯或者发起反攻的话,毛奇希望第一军团连同第二军团一部,可以一道阻击法军的前进。如果法军还是渡过摩泽尔河向后撤退,这种可能性更大,那就让第二军团的先头部队,或者是第三军团,来截断法军的退路。

大权在握的巴赞对于撤退,表现得并不积极。的确耽搁了这么久,普军已经追了上来,撤退中交战对法军不利,巴赞打算在梅斯跟普军干上一场。对巴赞的想法一开始拿破仑三世不置可否,既然巴赞想打,就随他去吧。不过后来得到情报,说普鲁士第一军团和第二军团可能包围梅斯,拿破仑三世命令巴赞马上撤退,说如果你要是还想进攻的话,必须保证后方道路的通畅,这种情况下巴赞只好撤了。8月14号,巴赞命令开始从梅斯撤退。

法军的撤退刚一开始,普军就追了上来,又是一场遭遇战。战斗发生在梅斯以东的小村博尼(Borny)和科隆贝(Colombey)附近,因此法军称这场战斗为“博尼-科隆贝战斗”,德意志人根据附近另一个地名努伊利(Nouilly) 命名为“科隆贝-努伊利战斗”。

Decaen

上一次自作主张盲目行动,挨了毛奇和国王威廉一世一通批之后,老将军斯坦梅茨闹起了情绪,这次不再积极上前。不过普鲁士从来都不缺乏主动求战的将军,这一次是第七军的卡尔·冯·德·戈尔茨(Karl von der Goltz)将军,他的师率先抓住了法军的后卫部队,克劳德·德坎(Claude Théodore Decaen)率领的法国第三军以及第四军的一个师。普军突入法军的阵地,但被法军打退,双方一直交战到晚上9点,最后法军全身而退。闹情绪的斯坦梅茨老将军晚上8点半才来到前沿,于是这场战斗无论是胜是负,都不能归功于或者归罪于他了。从伤亡上来讲,这一仗法军取得了胜利,他们在精心准备的阵地上,给普军造成将近5,000人的伤亡,而自己只有不到4,000人的损失,伤亡主要来自法军的后卫部队。不过这场激烈的战斗,法军虽然取得了胜利,第三军军长德坎却在开战后不久后便受了重伤,巴赞本人不得不先回自己的老部队重当一回军长。回到老部队的巴赞很高兴,然而此时已是全军统帅的巴赞,显得有点儿轻重不分。他该做的应该是组织全军撤退,而不是亲率第三军同普鲁士人干一仗。再说打赢了的法军,也没有在兵力占优势的情况下,趁势发动反击,给普军以更大打击扩大战果。

落败的普军不伤筋不动骨,尽管没有取得战术上的胜利,但是客观上延缓了法军的撤退,让普军其它部队有时间过来抓住法国莱茵军团,整个战局未定。

8月15日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来到前线,对法军的行动迟缓感到非常惊讶。看到大批法军仍然还在梅斯附近,他叫毛奇赶紧让第二军团从南面包围梅斯,同时催促第三军团向沙隆方向前进,物必全歼法军主力。普军的步步紧跟,让撤退中的法军芒刺在背,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让巴赞感到紧张。15日他在一场战斗间隙视察了前沿,对逼上来的普军印象不深,反而是对洛林当地农民的贪得无厌印象深刻。战斗刚一结束,农民们就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到战场上从死尸身上抢东西,气得巴赞恨不得下令开枪收拾这帮贪财的家伙。

耽搁了一天的法军,15日终于重新踏上向西向沙隆方向撤退的道路。法军的队伍沿着道路,蜿蜒着拉得很长,断后的是从总参谋长位子上下来的勒伯夫,他接任第三军军长。巴赞渡过摩泽尔河,来到格拉韦洛特(Gravelotte)宿营。此刻从梅斯通往凡尔登和色当的道路上,到处都是普鲁士的骑兵,法军需要给他们的辎重队配备保卫部队,这又大大增加了撤退工作的复杂性。

先走一步的拿破仑三世,告诉接待他的凡尔登市市长,说巴赞就在我的后面,明天就会到来。第二天巴赞来吗?请看下篇《马尔拉图》。

其它请见:

普法战争 01 – 最弱的大国普鲁士                                 普法战争 02 – 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

普法战争 03 – 普奥战争                                                普法战争 04 – 必有一战

普法战争 05 – 埃姆斯电文                                            普法战争 06 – 总参谋部

普法战争 07 – 枪尖还是炮利?                                     普法战争 08 – 莱茵军团

普法战争 09 – 萨尔布吕肯                                            普法战争 10 – 维桑堡

普法战争 11 – 沃尔特                                                   普法战争 12 – 弗罗埃斯克维莱

普法战争 13 – 斯皮舍朗                                                普法战争 14 – 犹豫不决

普法战争 15 – 马尔拉图                                                普法战争 16 – 格拉韦洛特

普法战争 17 – 圣普里瓦                                                普法战争 18 – 海上行动

普法战争 19 – 通往色当之路                                         普法战争 20 – 色当之战

普法战争 21 – 国防政府                                                普法战争 22 – 梅斯之围

普法战争 23 – 奥尔良                                                    普法战争 24 – 卢瓦尔军团

普法战争 25 – 巴黎围城                                                普法战争 26 – 最后一搏

普法战争 27 – 和平来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