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战争 10 – 维桑堡

上篇《萨尔布吕肯》里面咱们说到法军莱茵军团有所行动,另一支法国大军麦克马洪元帅率领的第一军呢?

麦克马洪元帅率领的法国第一军是一支45,000人的“大军”,说是“大军”,因为第一军是由四个师而不是惯常的三个师组成。此外说元帅率领的是“大军”,是因为他还有一个大任务,除了守住孚日山脉,威胁任何进攻斯特拉斯堡的普鲁士军队的侧翼,还要保持跟在贝尔福的杜伊第七军的联系,保证同莱茵军团的联系,所以麦克马洪元帅的任务着实不轻。这样一看,他的兵力并不是很充足。

为了兼顾这么多的任务,麦克马洪把他的四个师一字排开,他自己带一个师在阿格诺(Haguenau),放一个师在弗罗埃斯克维莱,再一个师守在朗巴克(Lembach),第四个师派往法德边境的维桑堡。每个师中间都有十多公里的间隙,这个距离对于补给来说比较尴尬,于是麦克马洪要求部队就地取柴。或许麦克马洪应该把部队收一下,把彼此之间的间隙弥合起来。分得太开,任何一支部队受到攻击,其他部队听到枪炮声过来支援都来不及。

2019-02-13_调整大小

有同学说没地图看得一头雾水,草根做了个地图,把文中提到的地点圈了起来,点击可以放大。关于维桑堡这个地名,也有翻译成“威森堡”的,法语读音更接近“维桑堡”。

麦克马洪第2师的师长,是61岁的阿贝尔·杜伊(Abel Douay)将军,第七军军长菲利克斯·杜伊的哥哥,前圣西尔军校(École spéciale militaire de Saint-Cyr)校长。杜伊率部8月3号下午到达维桑堡,维森堡是劳特河(Lauter)畔一个风景如画的古老小镇。从18世纪开始,法国就在维桑堡修筑防御堡垒,有一系列的塔楼、堡垒、护城壕等。不过1867年的时候,尼埃尔元帅放弃了这些对十九世纪军队来说有些过时的堡垒,把大炮拆走以节省预算,这之后工事和堡垒就渐渐荒芜起来。不过普鲁士人要来进攻的话,这里是从巴伐利亚前往萨尔斯堡和下阿尔萨斯地区的交通枢纽,仍然是战略要地。查看过维桑堡后,阿贝尔·杜伊将军的工程师建议说,维桑堡需要进行整修,以便作为一个要点来坚守,这个建议立即被上报给了第一军指挥部。对于杜伊来说不幸的是,他几乎是在最后一刻才到这里,维桑堡已经被毛奇将军选为重点突破的地点。就在杜伊到达维桑堡的8月3日,毛奇给第三军团下达命令:“我军将发起全线进攻,第三军团于明日夺取维桑堡。”

8月4日打响的战斗,对法军来说非常突然,法军事先完全不知道8万多的普鲁士和巴伐利亚军队,已经在他们的对面集结起来。几周以来,法国的步兵军官,没有能让一个法国骑兵过去侦察一下河对岸普鲁士军的情况,法军一直以为“平安无事”。前一天傍晚有地方长官报告说,巴伐利亚军队占领了法德边界的海关,那里发现了大批德意志军队。不过收到报告的时间很晚了,61岁的阿贝尔·杜伊将军鞍马劳顿,就没有马上派骑兵核实情况。第二天早上他派骑兵去侦察,出去侦察的骑兵很快就被普鲁士的骑兵给赶了回来,双方发生了些小规模接触。杜伊将军也没有太在意,还是正常地在早上8点钟开始喝咖啡,然后把侦查结果报告给斯特拉斯堡的麦克马洪元帅。麦克马洪元帅感到他应该向前沿增派些部队,计划第二天把他的指挥部前移到维桑堡。就在报务员把他的计划发电报给在梅斯的勒伯夫的时候,维桑堡的战斗打响了,弗雷德里希·冯·巴斯莫(Friedrich von Bothmer)将军的巴伐利亚第4师,已经渡过劳特河冲过边界,一下子打了法军一个措手不及。

维桑堡的防御堡垒尽管建于上个世纪有些过时,但现在仍然可以充当步兵的防御阵地。尽管遭到“突然袭击”,杜伊将军临危不乱,马上部署把他八个营中的两个,还有6门炮和几挺机枪放到维桑堡沿着河的前面,另一个营放在阿尔滕施塔特(Altenstadt)这座紧挨着维桑堡的小城,其余的步兵、骑兵,还有12门炮摆在城后的斜坡上。随着巴伐利亚第4师的进攻,所有布置在前沿的法军枪炮一起开火,编织成一道致密的火网。法国的老兵们用他们的夏塞波步枪,瞄准冲过来的德军进行射击,给敌人造成的杀伤效果严重。也是在这里,巴伐利亚人第一次听到嗒嗒嗒的机关枪射击的声音。只是这时候的机关枪还不是一战中的那种大杀器,不能进行扫射,只能对着一个目标使劲打。于是几十发子弹招呼到一个人身上,人立马变成碎片。这种新式武器造成的恐吓效果,远远超过它的实际杀伤力。一个巴伐利亚军官说,这种枪下没有伤员,打上你你就只有死路一条。法军的炮火和步枪射击如此准确,每一队参与进攻的巴伐利亚军都被打散。巴伐利亚人败退下去,普鲁士军官大声呼叫着重新组织部队进攻。

夜里下起了雨,第二天早上又湿又热,迷雾笼罩,巴伐利亚和普鲁士的步兵,躲在藤曼之下跟法军对射。他们看不到法国人,只能听到法军的枪声,向法军开火的亮光放枪。巴伐利亚和普鲁士军队装备的德莱赛步枪,准确度和射速本来就比不上法军的夏塞波步枪。再加上德军需要趴在地上隐蔽射击,而法军或是站在战壕里,或者是躲在防护墙后面,装弹速度快得多,因此对射中德军劣势尽现。好在普鲁士和巴伐利亚军也有优越的武器,就是新式的克虏伯大炮,几门大炮被推过河来,加入到步兵的战斗中。双方大炮开始互射,克虏伯后膛炮迅速显示出对法军前膛炮的优势来,再加上法军的炮弹还采用非常不可靠的定时引信,对德军造成的伤害很小。克虏伯炮采用触发引信,落地即炸,很快法军的大炮便哑火了,随即普鲁士大炮开始转移目标,打击躲在战壕里的法国步兵。不过即便如此,在法军步兵火力打击之下,巴伐利亚军队依然死伤遍地,一筹莫展。

好在普鲁士的战术从来不依赖正面强攻,而是崇尚侧翼包抄。从普鲁士第三军团的指挥部所在的高地上,威廉王储和他的参谋长阿尔布雷希特·冯·布卢门塔尔 (Albercht von Blumenthal)将军,可以清楚的看到法军的全部阵地。法军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师,没有有利地形来保护他们的侧翼,没有预备队,也没有同其他部队的联系。于是布卢门塔尔命令巴伐利亚第3师包抄法军的左翼,普鲁士第五军和第十一军进攻法军的右翼和侧后。

8月5日上午11点钟,杜伊将军在视察机枪阵地的时候,被一颗普鲁士炮弹的弹片击中阵亡,而此时德意志军队对维桑堡的包围,几乎完成。普鲁士第五军的第9师率先渡过劳特河投入战斗,占领阿尔滕施塔特,然后掐断了通往维桑堡的铁路。另外六个巴伐利亚营,从维桑堡上游过河,包围了维桑堡。尽管受到了包围,但是法军依然顽强地抵抗着德意志军队的全力猛攻。

 

Bild 166普鲁士部队上来,把打得精疲力竭的巴伐利亚部队替换下去进行休整,替下来的巴伐利亚兵仍然心有余悸——法国佬枪打得太准了。投入进攻的这些巴伐利亚部队,还是来自巴伐利亚两个军中比较优秀的那个,另一个军普鲁士人认为不适合战斗,远远地放到后方充当预备队了。尽管巴伐利亚人表现不如人意,但是德意志军队的数量还是占了上风。德军蜂拥而上,将法军压缩进堡垒,开始用炮火打击法军,随即法军的阵地上飘起了白旗。有意思的是,这白旗不是法军挂出的,而是维桑堡的居民!城里的老百姓说你们甭在这儿打了,这大炮一响俺们美丽的小城还能剩下点儿啥?市民们强烈要求法军第74团打开城门,放日耳曼人进来,把第74团第2营营长利奥(Liaud)快气死了。战斗一开始,市民们就一再在要求法军停止无谓的抵抗,连帮忙在他们迷宫般的城里指路都不肯。利奥少校派兵上房顶狙击德军,市长喊别踩坏了俺们的瓦,你们还是别打了…… 后来市民看劝不动,干脆自己动手打开城门放下吊桥,把日耳曼人放了进来。

From_1800_to_1900._The_wonderful_story_of_the_century;_its_progress_and_achievements_(1899)_(14593621209)

普军冲进城里,双方开始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争夺,法军退守要塞。普军顽强的作战意志,让法军感到吃惊,一波一波的普鲁士军队向城墙压来,主要由波兰人组成的第7旅,在23位军官和329名士兵伤亡的情况下,依然战斗。法军第74团被打得步步后退,普军第9师把他们的大炮拉了上来,在距离城堡800码的距离上开火。这个距离近得他们弹无虚发,最终法军抵挡不住,竖起了白旗。最后这一轮炮火袭击中,第74团团长被炸掉了一只胳膊,200多人投降。其余的法军向西逃去,丢下他们的15门大炮和四挺机枪,1,000多法军成了德军的俘虏。

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法军的8个营面对德军29个营的进攻,德军获胜的结果毫无悬念,但是伤亡数超过法军,展现出法军老兵油子的战斗力,特别是对手是巴伐利亚人。5日下午2点半麦克马洪元帅接到维桑堡失守的报告,命令第2师残部沿着孚日山脉走廊,撤退到伦贝格(Lemberg)和梅桑塔(Meisenthal)进行重组,然后前往孚日山脉东部的弗罗埃斯克维莱,这里是联系莱茵军团和康罗贝尔的第六军的关键点。

German_crown_Prince_Friedrich_Wilhelm_contemplating_the_corpse_of_French_general_Abel_Douay,_Franco-Prussian_War,_1870获胜的德军进入维桑堡,这幅画表现的是威廉王储率领德意志将军们,站在杜伊将军的遗体前默哀的情形。普鲁士人对缴获的杜伊将军的地图感到非常惊讶,质量差不说,比例尺还小得完全不能用于指挥作战。另外杜伊将军好歹还算有张地图,下级军官则完全没有地图可用,只有一些手画的草图。普鲁士下到中尉一级军官,都有非常好的地图,当然巴伐利亚军队眼下还达不到这个标准,谁让他们跟普鲁士不同心同德呢?

德意志的乡巴佬们在这里第一次见到非洲兵,他们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看着被俘的阿尔及利亚兵。

对这一场胜利,普鲁士的《柏林邮报》(Berlin Post)不吝溢美之词:“德意志民族的兄弟情谊经受住了战火的洗礼,牢不可破。”维桑堡一战是通往“德国”的光辉之路。尽管首战巴伐利亚军队表现糟糕,但是普鲁士的《民族报》(Volkszeitung)还是大大表扬了巴伐利亚军队:“巴伐利亚人击败德意志的敌人……,战火见证了他们不可动摇的忠诚。”

新闻界当然从大局出发,普鲁士军人对巴伐利亚兵的表现颇有微词。巴伐利亚的军官自己都承认,他们的部队没有什么战场纪律,上了战场就是一通放枪,根本不听命令,直到把子弹打光为止,好像子弹打完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巴伐利亚军队每跟法军进行一场战斗,都会消耗大量弹药,战后都需要大量时间进行补充,然后才能再次投入战斗。抬伤员下火线这活儿巴伐利亚人都是抢着干,也不管自己负责的位置是不是产生了火力缺口。

德军初战告捷,接下来战况会如何发展呢?请看下篇《沃尔特》。

其它请见:

普法战争 01 – 最弱的大国普鲁士                                 普法战争 02 – 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

普法战争 03 – 普奥战争                                                普法战争 04 – 必有一战

普法战争 05 – 埃姆斯电文                                            普法战争 06 – 总参谋部

普法战争 07 – 枪尖还是炮利?                                     普法战争 08 – 莱茵军团

普法战争 09 – 萨尔布吕肯                                            普法战争 10 – 维桑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