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战争 25 – 巴黎围城

上篇《卢瓦尔军团》里面咱们说到卢瓦尔军团多次尝试前来巴黎解围,均遭失败,反而被德军打得节节败退,离巴黎越来越远。这个时候的巴黎是个什么情况呢?

巴黎城里的生活状况每况愈下,200万巴黎人粮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现在开始挨饿。肉类甚至连骡马肉都没有了,一只鸡要75法郎,一磅黄油能卖60法郎,取暖用的木材也要掏高价。正常食品供应耗尽,饿急了的市民把动物园里的动物吃掉大半,然后老鼠肉也成了动物蛋白的来源。

11月29日杜克罗将军发起行动,打算跟从奥尔良向北进攻的帕拉丹里应外合。杜克罗将军的计划是28日晚渡过马恩河,切断普鲁士军队最高指挥部同巴黎东部普军的联系。祸不单行的是,杜克罗的工程师算错了马恩河的深度和水的流速, 28日晚上桥没能架起来,三个法国军无法按照计划于29日发起进攻,给了毛奇调预备队增援的时间。等30日桥终于建起来已为时太晚,普军早就严阵以待了。

1280px-Jean-Baptiste-Édouard_Detaille_Champigny_Décembre_1870_(1879)

杜克罗原本还组织了一场向西的佯攻,这么一耽搁,佯攻完全没有了作用,普军集中反击进攻的法军。尽管法军有80,000人,然而攻击区域地形狭窄不利于法军展开,兵力上的优势无法发挥。双方进行激烈的战斗,法军坚守着他们夺取的马恩河东岸阵地,希望能接应上从南边过来解围的卢瓦尔军团。一直坚持到12月3日,也没有见到卢瓦尔军团到来,12月4日坚持不住的法军来不及掩埋战友的遗体,仓皇撤过马恩河。

1280px-Champigny,_le_four_à_chaux_(détail)_调整大小

卢瓦尔军团吃了败仗后甘必大又换将了,反正错误都是别人的。奥尔良的丢失,让卢瓦尔军团一分为二,河以北的第十六和十七军,由安托万·钱齐将军指挥。从梅斯逃回来的夏尔-丹尼斯·布尔巴基(Charles-Denis Bourbaki),接任帕拉丹指挥河南的第十五、第十八和第二十军,撤到博格斯(Bourges)重新整编。

毛奇认为需要在谈判停战之前,把法国最后一支武装力量卢瓦尔军团消灭掉,这样法国就再也没有什么筹码,只能照单接受普鲁士提出的条件。于是拿下了奥尔良的弗雷德里希·卡尔亲王,率领第三军沿着卢瓦尔河前往日安,第九军跟他配合,去寻找卢瓦尔河南的法军部队。与此同时,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继续南下前往图尔,消灭钱奇的部队。

普军压境,逃或许是钱奇唯一合理的对策。不过钱奇得到错误的情报,帕拉丹和甘必大告诉他说,杜克罗已经从巴黎突围出来。于是钱奇停在了博让西(Beaugency),打算接应突围出来的杜克罗。同时由于刚吃了败仗,部队在连日的雨雪中一路溃逃混乱不堪,钱奇也想停下来休整一下。钱齐组织了三个师在博让西进行布防,把他的右翼紧靠卢瓦尔河,左翼挨着森林,他亲自率领一个师镇守中间。

12月8日普军追了上来,不过追来的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只带了24,000人,面对的法军有10万之众。依靠数量优势,法军打退了德军的多次进攻,在几个关键点上双方争夺激烈,甚至展开肉搏战。连日追击的德军,尽管也是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但是跟10万法军缠斗,丝毫不落下风。一支德军的突击部队,甚至冲到距离钱奇指挥部只有几百米远的地方,几乎要把来前线视察的甘必大一举活捉。不过普军毕竟人数劣势太过明显,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担心自己会被法军包了饺子,也不敢太过勇猛,战斗一时成了僵局。

战况的胶着让毛奇很不满意,他让弗雷德里希·卡尔亲王过去增援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先灭了钱奇再说。卡尔亲王担心这一行动会让布尔巴基抄了他的后路,就把向日安前进的第三军撤回了奥尔良,然后带着第十军前往。对钱齐来说,唯一的指望是布尔巴基能够敏锐地意识到,他有抄普鲁士人后路的机会,动作还得快。12月10日,普鲁士第九军的黑森师已经进到了钱齐部队侧后方的尚博尔(Chambord),而布巴斯基的15万人仍然没有动静。不是布尔巴基不想伸出援手,而是部队不听指挥,拒绝采取行动。甘必大一再催布尔巴基马上动手,布尔巴基说我指挥不动,要不你来看看。甘必大亲自来前线,发现部队全无战意。

没有其他部队的支援,钱齐自然顶不住两个普鲁士军的进攻,只好继续逃跑。冬天的气候让双方的行动都变得异常缓慢,骑兵马也骑不住,只能下来牵着走。部队需要到处寻找避寒的地方生火宿营,这让熟悉道路的法军多少占了些便宜。钱奇摆脱了普鲁士人的追击,逃到了勒芒(Le Mans)。勒芒是个铁路枢纽,有铁路连接南特(Nantes)、布列斯特(Brest)和巴黎。如果勒芒再守不住,可以通过铁路继续南逃。

钱齐打不过就跑本没什么错儿,但是对法国人的心理打击可想而知。战争的结局已定,甘必大希望的只是尽量把战争拖长,拖到普鲁士人态度变软。同时趁着这个时间,再用从美国和英国订购的武器,装备起来两个新的军。但是前线部队已经没有了信心,觉得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很多兵当了逃兵。

12月21日杜克罗将军发起了又一次突围行动,这一次不再向南而是向北,向着布尔歇(Le Bourget)方向。卢瓦尔军团被打败,奥尔良丢失,向南的通路已经断绝。在北面路易·费代尔布(Louis Faidherbe)将军手里还有 35,000人,杜克罗准备过去跟他汇合。不过这个行动清楚表明杜克罗将军有多绝望,费代尔布手里的部队,不论是人数还是装备上,都远远不及卢瓦尔军团。费代尔布自己都承认,他的手下既缺乏武器,也缺乏军官,更缺乏训练。他这支部队能够“活”下来,正是因为实在太弱,普鲁士人根本就没拿他们当回事儿。杜克罗向北突围的企图也没能得逞,在损失了将近1,000人后,归于失败。一直叫嚣着要“牺牲”的国防政府,看起来牺牲的日子不远了。

http___cdn.cnn.com_cnnnext_dam_assets_180228120257-siege-of-paris-1870--71-1884-by-ernest-meissonier-_调整大小

仗都打成这样了,法国人却依然坚持不肯投降,让普鲁士最高指挥部甚是烦恼,这场战争给普鲁士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上也带来极大压力。法国游击队时时刻刻威胁着普鲁士人的补给线,毛奇不得不抽调10万人来保护后方的补给线,以便让他前线的50万部队能够进行作战,普鲁士人每隔20公里修建一个据点,一旦发现法国游击队马上行动。

此时的法军部队五花八门,很多是游击队和准军事部队,拿起枪来是战士,放下枪就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跟这种部队作战,滥杀无辜的情况难免发生,这更加激起双方敌对的情绪。法国的平民和游击队,会屠杀和折磨俘虏的普鲁士人,而普军也毫不留情地展开报复。抓到游击队员马上吊死,藏匿游击队的村庄烧毁,敢向普鲁士军队砸石头扔东西的,立马开枪,管他男女老幼。

deneuvillespy_调整大小

对于如何迅速解决问题,毛奇和俾斯麦产生了策略上的分歧。毛奇认为应该派部队深入法国腹地,把现有的和潜在的法国军队统统消灭掉,让法国政府彻底绝望,毛奇就是按照这个指导方针行动的。而俾斯麦觉得发动卢瓦尔战役,去南方消灭各个省的法国杂牌军,纯属浪费普鲁士军力,还来得太慢。要迅速逼迫法国政府投降,必须给他们来些狠的。把重炮调上来,对着巴黎不管是军事目标还是城市街区一通狂轰滥炸,直到法国政府同意按照普鲁士的条件讲和为止。

毛奇觉得宰相太暴力了,说炮击平民目标会造成国际影响,让中立的国家转而反对普鲁士。俾斯麦说都这时候了你还讲什么文明不文明?战争拖下去才是大麻烦,其它国家会出面压我们谈判。现在首要的任务是采取一切手段尽快结束战争,而不是考虑什么舆论和中立国家的看法,这叫“战时政治学”,军事必须为政治服务,向政治屈服。罗恩表示宰相说得没错儿,威廉一世国王也说是是。

俾斯麦关切的是,千万不要把英国和俄国卷进这场战争之中。要知道,俄国人趁着全世界的目光,都被法国和普鲁士这场战争吸引过来的时机,开始在黑海重新武装了。从1870年11月份起,俄国人就开始重建黑海海军基地。看过草根《克里米亚战争》系列的同学都知道,这一行为显然违反了结束《克里米亚战争》的《巴黎和约》。在这个问题上,英国需要拉上法国作为盟友制衡俄国,因此希望普法战争尽早结束,并且和平条件要相对温和,不要太过削弱法国。外交压力之下的俾斯麦急于结束战争,一切都要快快快。

那为什么不两手抓呢?一方面南下消灭法军,另一方面炮击巴黎,压迫法国政府投降?这是因为实在是做不到。从德意志境内到巴黎这里只有三条铁路,由于贝尔福、朗格勒(Langres)和勒维尔-梅济耶尔(Charleville-Mézières)仍在法军手里,三条铁路只有一条能为普鲁士所用。整个普军的补给物资,全要通过这一条铁路运输过来。运那些重炮及其弹药上来,必然会挤占其他补给品的运力,毛奇更希望把宝贵的运力,尽量用于增援部队和弹药补给。

另外毛奇认为,那些重炮,150毫米的克虏伯大炮和210毫米臼炮,得到1871年1月份才可能运达,到那个时候巴黎已经“饿死”了。

巴黎没有被普鲁士人迅速拿下,仰仗的是环绕着巴黎的一系列堡垒,普鲁士军队的多次进攻,都被这些堡垒阻挡。随着普鲁士76门大口径火炮和足够的弹药到位,这些堡垒再也不能够护佑巴黎了。12月27日起普鲁士开始用重炮打击阿尔文山(Mont Avron)上的法军堡垒,经过两天的炮击,堡垒失陷。随着一个接一个的法军堡垒落入普鲁士人之手,普鲁士大炮向前推进,炮弹已经开始落入城区,造成上百巴黎平民的死伤。不过这个数字对于巴黎平民来说算不得什么,这个时候巴黎每周饿死的人都超过了3,000人。

转眼1871年的元旦到了,毛奇命令弗雷德里希卡尔亲王,动用他所有的部队,去消灭在勒芒的钱齐。10日普鲁士军队到达勒芒,钱齐已经在勒芒构筑好阵地。普鲁士军队一开始发起的进攻,因为协调不利,并没有成功。由于道路结冰,普鲁士军队行军速度很慢,特别是炮兵。11日普军再次发起进攻,再一次在法军的阵地前被击退,还招致重大伤亡。

夜深后,普鲁士第10师上来了,对法军发起了夜袭,这次突袭产生了奇效,给缺乏训练的法军造成了极大的慌乱。钱齐再也控制不住他的部队,25,000伤亡,50,000人四散奔逃,钱奇的部队不复存在了。

1871年1月18日,德意志诸邦的亲王政要们,聚集在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的镜厅,举行仪式宣告了德意志统一,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加冕成为德意志帝国皇帝。这座凡尔赛宫是200年前由路易十四建立起来的,路易十四通过一场场战争,把德意志打成各自分离软弱无力的小国小邦。而今普鲁士把德意志统一起来,就在这座镜厅为统一的德意志皇帝加冕,狠狠地羞辱了一把法国人,出了口恶气。

局势已经毫无希望,法国人认清形势了吗?请看下篇《最后一搏》。

其它请见:

普法战争 01 – 最弱的大国普鲁士                                 普法战争 02 – 拿破仑三世和俾斯麦

普法战争 03 – 普奥战争                                                普法战争 04 – 必有一战

普法战争 05 – 埃姆斯电文                                            普法战争 06 – 总参谋部

普法战争 07 – 枪尖还是炮利?                                     普法战争 08 – 莱茵军团

普法战争 09 – 萨尔布吕肯                                            普法战争 10 – 维桑堡

普法战争 11 – 沃尔特                                                   普法战争 12 – 弗罗埃斯克维莱

普法战争 13 – 斯皮舍朗                                                普法战争 14 – 犹豫不决

普法战争 15 – 马尔拉图                                                普法战争 16 – 格拉韦洛特

普法战争 17 – 圣普里瓦                                                普法战争 18 – 海上行动

普法战争 19 – 通往色当之路                                         普法战争 20 – 色当之战

普法战争 21 – 国防政府                                                普法战争 22 – 梅斯之围

普法战争 23 – 奥尔良                                                    普法战争 24 – 卢瓦尔军团

普法战争 25 – 巴黎围城                                                普法战争 26 – 最后一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