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战争 48 – 被遗忘的战争

上篇《欧洲新秩序》里面咱们说了欧洲各国的胜负得失。克里米亚战争被冠以了很多个“历史上的第一”,比如第一场现代战争,第一场被媒体报道的战争,第一场电报被用于指挥作战的战争,第一次运用铁路的战争等等。然而,对世界上大多数人和国家来说,克里米亚战争还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英国人相对来说并没有忘记,尽管英军没能如法军占领塞瓦斯托波尔一样,取得一场标志性的胜利。这场战争在英国的潜力充分动员起来之前,就结束了,设想中的大战争没能实现,让英国人感到有些意犹未尽。归国的战士也没有如以往的战争一样,在胜利后举行一个阅兵仪式。英国参战的将近98,000官兵中,20,813人没能回来,其中80%的人死于疾病。

1861年一座克里米亚战争纪念碑树立起来,碑顶是代表胜利和荣耀的女神,基座上是三个士兵的塑像,雕塑由从塞瓦斯托波尔缴获而来的大炮熔化铸成。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把士兵作为纪念碑的主体,以往都是贵族军官的形象。同样,表彰士兵勇敢精神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也是从克里米亚战争开始设立的,有62个人获得了这种勋章。这一切代表了维多利亚时代新的价值观,新兴的中产阶级成长起来,老式的贵族日渐没落。

142320-050-6AC78942_调整大小

战后的一段时间里,阿尔玛、巴拉克拉瓦、英克曼、塞瓦斯托波尔、卡迪根和拉格伦,都能从新的街道和酒馆的名字中找到。克里米亚战争过后的十年间,佛罗伦斯、阿尔玛、巴拉克拉瓦是流行的女孩名字,而男孩叫英克曼。叫阿尔玛、巴拉克拉瓦、英克曼甚至是塞瓦斯托波尔的地名,在大英帝国的领地上到处都是。2014年草根《加东十日游》的时候,就在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的阿尔玛,吃了个午餐,图和真相见《穿行新不伦瑞克》。

在法国,有着克里米亚战争印记的地名也是无处不在。31万法军参加了克里米亚战争,三分之一没能回家。巴黎有座1856年建造的阿尔玛大桥,1970年代进行了重建,当然现在主要是因为1997年戴安娜车祸而出名。法国有很多叫做“马拉科夫”的地方,到处都有马拉科夫大街。不过克里米亚战争对法国人来说,确实是一场迅速被遗忘的战争,原因很简单,随后的战争对法国人和法国历史影响更大。1859年是对奥地利的战争,1862年到1866年远征墨西哥,当然,最重要的是随后的普法战争以及战败。关于普法战争,草根很快会有普法战争系列,敬请期待。

在意大利和土耳其一样,由于很快又有了新的战争,克里米亚战争的印记被迅速抹去。在意大利,很少有克里米亚战争的痕迹。即便是出兵的皮埃蒙特-萨丁尼亚,也没有什么东西纪念她所牺牲的2,166名战士。随着1859年开始的意大利统一的一系列内战外战,让克里米亚战争很快就被忘却。那只是皮埃蒙特-萨丁尼亚参加的发生在外国领土上的战争,对意大利其它地区来说,这不是我们的战争,没什么理由纪念。对意大利民族主义者来说,同样如此。

对土耳其来说,情况比意大利好些。按照官方统计,120,000土耳其人战死,差不多是参战士兵的一半。伊斯坦布尔有一座纪念碑,上面只有为土耳其而战的联军士兵,没有土耳其士兵。即便是现在,这场战争也不怎么被土耳其人提及,它不合土耳其民族主义者的胃口,既不是土耳其黄金时代的赫赫武功,也不是近代土耳其诞生的伟大业绩。在土耳其人的眼里,它代表的是土耳其屈辱的过去,国家衰败,完全是靠着西方列强才撑了过来,而这些西方国家也不过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很多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上,把西方文明对伊斯兰传统的干涉,归结于克里米亚战争。比如一本1981年出版的土耳其军事历史书上是这么说的:

“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土耳其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那些看起来是我们盟友的国家,并不是真正的朋友……。在战争中,土耳其失去了大量财富,第一次欠下欧洲人的债。更加糟糕的是,通过这场同西方结盟的战争,数以千计的外国士兵和平民,可以近距离窥探土耳其的秘密,看到土耳其的弊端……。战争的另一个负面作用是,土耳其社会的一些知识圈子,开始崇尚西方的时尚和价值观,迷失了他们自己。伊斯坦布尔市的医院、学校和军事建筑交由西方盟友管理,但是西方军人的粗心导致一些历史建筑失火……。土耳其人展示了他们传统的好客习惯,把他们的海滨别墅提供给联军指挥官住,而西方军队的士兵并没有表现出同样的,对土耳其人的尊重,以及对土耳其人勇敢的赞赏。联军不让土耳其军队在高加索沿岸登陆(去支援沙米勒对抗俄国),因为这不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总之,土耳其士兵在克里米亚前线表现出无私和热血,但是我们的西方盟友把功劳都归于自己。”

看到这里,草根赶紧检索一下前面的篇章,看看是不是低估了土耳其军队的贡献,有没有?大家说说。

这场战争对俄国的影响深远,尽管同英国胜利者的荣光不一样,他们更多的是失败的教训。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给他们以民族自豪感,俄国人认为他们是为基督教而战,这让他们把一场失败转化成为道义上的胜利。这从沙皇得知塞瓦斯托波尔陷落,而发表的一个宣言中清晰可见:

“史无前例的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不但赢得了俄国人的尊重,还赢得了整个欧洲的敬重。守卫者的英勇行为,为祖国带来了荣耀。塞瓦斯托波尔的战士们捍卫我们这块土地长达十一个月之久,抵抗敌人凶猛的进攻,每一个人的行为都非常英勇……。战争的英雄行为将永远激励着我们的战士,勇敢行为永远是我们部队的灵魂,他们坚信上帝的信念和俄罗斯事业的圣洁。塞瓦斯托波尔已经被如此之多的鲜血浸透,它的名字将是永恒的,它的捍卫者的记忆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托尔斯泰的文字,对塞瓦斯托波尔的形象贡献很大,他在文章中描绘了俄罗斯精神,总能在敌人入侵的时候拯救俄国。塞瓦斯托波尔虽然失败了,但是俄罗斯人的精神胜利了。俄军被塑造成无私无畏、百折不饶、勇于牺牲的形象,被大量文学作品赞颂着,包括孩子们的教科书。

保守派和宗教人士认为这是一场圣战,是保卫东正教的一场圣战。他们认为塞瓦斯托波尔保卫者是勇敢无私的基督教战士,牺牲他们的生命保卫了俄罗斯神圣的土地。

俄国没有准确的牺牲数字,任何重大伤亡的消息,都被沙皇的军事机构歪曲或者抹去。估计在整个战争期间各个战场上的牺牲数字,在40万到60万之间。后来俄国卫生部门给出的数字是450,015,从1853年到1856年的四年战争期间内,这可能是最准确的数字了。

800px-Konstantin_Filippov._Scene_from_Sebastopol

战争结束后,塞瓦斯托波尔立即成为一个英雄圣地。这并不是由官方发起,而是来自于民间自发的情感。纳西莫夫、科涅罗夫成为塞瓦斯托波尔标志性的英雄,保卫祖国英勇献身的烈士。1856年一个全国性的基金会,募集来资金为他们在塞瓦斯托波尔塑像。科涅罗夫成为战争中无数英雄的代表,锡诺普海战的英雄纳西莫夫在攻防战中成为圣人和精神领袖,成为勇敢和无私的象征,成为神圣的殉道者。1869年建起来的黑海舰队博物馆,完全靠私人的捐赠。人们捐出各种武器、工具、个人物品、手迹、地图、绘画和各种老兵的物品,这是俄国第一个由民间筹集建立起来的博物馆。

1870年代起,因为同土耳其继续战争以及泛斯拉夫主义的盛行,官方开始纪念塞瓦斯托波尔。有趣的是,官方纪念的焦点是贵族,比如戈尔恰科夫将军,很不情愿地顺带着纪念了“人民英雄”纳西莫夫,这位海军将领成为爱国主义运动的象征。1905年对日战争的时候,一幅为纪念克里米亚战争50周年而做的全景画,在四号堡垒的遗址展出,官方仍然坚持用戈尔恰科夫的形象替代纳西莫夫。

Rus_Stamp-Nahimov-2002_调整大小

随着沙皇时代的远去,纳西莫夫的形象越来越突出。在苏联时代,二战时期纳西莫夫成为保家卫国的英雄,海军官兵被授予纳西莫夫奖章,书籍和电影把纳西莫夫塑造成反抗敌人侵略的伟大英雄。

一部电影《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始拍于1943年,这时候英国人是盟友,于是电影就表现纳西莫夫私人生活和群众关系。但是电影杀青的时候,冷战开始,纳西莫夫又从一个“人”变成了反抗外国侵略的“军事将领”。

塞瓦斯托波尔在俄国人心目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所以当克里米亚被划归乌克兰,而乌克兰带着克里米亚独立的时候,俄国人痛心疾首。一首俄国民族主义诗人的诗句是这样说的:

“在超级大国的废墟上,

历史开了个玩笑。

塞瓦斯托波尔——代表着俄罗斯荣耀的城市,

在……俄罗斯疆域之外。”

克里米亚战争的记忆,依然搅动着俄国人的心绪,让俄国人仇视西方。普京政府在一个纪念会上表示,克里米亚战争不是失败,而是道义和信仰的胜利。俄国应该纪念沙皇尼古拉一世,这位被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不公平嘲讽的沙皇,是为了保卫国家利益对抗西方。在普京的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一世这位带领俄国走向克里米亚战争的人,被恢复名誉。在普京的命令下,沙皇尼古拉一世的画像,悬挂在克里姆林宫总统办公室的前厅。

更多请看:

01 – 东方问题                                               02 – 英法的态度

03 – 法俄较劲                                               04 – 缅希科夫的使命

05 – 英国人无所作为                                    06 – 陷入僵局

07 – 维也纳备忘录                                        08 – 土俄开战

09 – 锡诺普海战                                           10 – 组织远征军

11 – 互不退让                                               12 – 宣战

13 – 踌躇不前                                               14 – 锡利特斯拉

15 – 炮击敖德萨                                            16 – 波罗的海

17 – 是战是和                                                18 – 瘟疫流行

19 – 目标克里米亚                                         20 – 联军登陆

21 – 步兵前进                                                22 – 阿尔玛之战

23 – 错失良机                                                24 – 炮击塞瓦斯托波尔

25 – 巴拉克拉瓦                                            26 – 轻骑兵冲锋

27 – 英克曼之战                                            28 – 冬天来了

29 – 南丁格尔                                                30 – 无冕之王

31 – 国内局势                                                32 – 外交风云

33 – 沙皇尼古拉                                            34 – 战略抉择

35 – 堑壕战                                                   36 – 夺取刻赤

37 – 尝试进攻                                                38 – 损兵折将

39 – 美国人搅局?                                        40 – 反攻乔尔纳河

41 – 塞瓦斯托波尔的结局                             42 – 围困卡尔斯

43 – 和平尝试                                               44 – 讨价还价

45 – 巴黎和会                                               46 – 民族大迁移

47 – 欧洲新秩序                                           48 – 被遗忘的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