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历史 005 – 尚普兰的新法兰西

IMG_80225_调整大小上文《新法兰西之父》咱说到历尽千辛万苦,尚普兰终于为法国在新大陆扎下了一个永久的基地,为了扩大贸易探查周边情况,尚普兰开始派人深入到土著人中,跟当地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学习他们的语言以便更加了解当地情况,这些人叫做“林中使者”(coureurs de bois)。上一篇《新法兰西之父》里咱提到过,尚普兰是画地图出身的,他想详尽了解毛皮贸易地区的地理情况。他派出的这些林中使者,对贸易产生了巨大作用,也帮助弥合了土著社会和欧洲人社会之间的巨大鸿沟。

IMG_0961_调整大小尚普兰所绘的地图

这些林中使者划着船深入内陆收集毛皮,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人叫布鲁尔(Brule),他在休伦人中生活了二十年,经历如同一部探险小说。尚普兰来到休伦联邦洽谈生意的时候,他已经在休伦人中生活了五年,布鲁尔身兼翻译、绘图员、外交人员和间谍四个身份。他的死也很传奇,据信是被休伦人暗杀后吃掉了,因为当时他在跟其它部落的人谈生意想甩掉休伦人,这还能饶得了他?

早期岁月的新法兰西,只是广袤大陆边缘的一个贸易站点,如果没有人来开垦种地,这个殖民地很可能也会像那些捕鱼据点一样,不能生根。因此1617年,尚普兰邀请前阿卡迪亚(Acadia),也就是被放弃了的皇家港的殖民者路易•赫伯特(Louis Hebert)前来新法兰西定居。路易根本不需要尚普兰动员,随着皇家港殖民地的放弃,路易也回到了巴黎,但是对新大陆的冒险生活不能忘怀,接到尚普兰的邀请,立即带着老婆玛丽(Marie)和三个孩子来到新法兰西,路易一家成为新法兰西最早的定居家庭。他们清理土地种上庄稼,成为新法兰西最早的农夫和真正的定居者,新法兰西自此开始了从贸易站点到农业社会的缓慢演化。

新法兰西起始于毛皮贸易站点,同时也被赋予了精神上的任务。尚普兰一开始就认为殖民地应该是“教化”土著“野蛮民族”的前哨阵地,他敦促家乡的儒考莱 (Recollet) 天主教修士们前来新大陆开展这项工作。

尚普兰的想法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尚普兰不觉得这有什么矛盾。尚普兰觉得“教化”土著人能让他们跟法国人在商业上联系得更加紧密,还能让这些没有信仰的人死后进天堂。现在大家可能觉得这个想法可笑,但是当年作为天主教徒的尚普兰有这个想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1615年传教士们来到新法兰西,土著人的文化立即受到新的挑战,现在不单单是简单的贸易关系,他们的信仰和价值观都要经受考验了。

传教士们1615年随尚普兰来到新大陆,立即投入到工作中去。他们开始走访休伦部落传经布道,但方式方法似乎有点儿问题,他们没有把天主教的普遍原理同北美土著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他们想让土著人首先变成“真正的人”,也就是像欧洲人那样的“人”。他们让土著人按照欧洲方式开辟农场,穿欧洲人的衣服,学习法语。尚普兰很支持他们,但是结果您想,这种不接地气的做法怎能不以失败而告终?

十年后的1625年,耶稣会(Jesuit)的传教士们前来接手这项工作,耶稣会的传教士们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他们用土著人自己的方式跟他们沟通交流,他们深入到土著人部落中,生活在他们中间,学习他们的语言和风俗文化,慢慢地感化他们,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了原来的那群修士们。

休伦人对传教士们的到来采取了比较宽容的态度,因为休伦人想维持他们同法国人之间的军事和贸易同盟,不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上,现在双方都绑在一根绳上了。但是很快矛盾就出来了,美洲土著人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宗教仪式,他们的信仰跟欧洲的天主教相差十万八千里,皈依天主教就意味着跟过去的传统彻底决裂,这让一些人特别是老人们很不高兴。为了敦促土著人皈依天主教,法国人对皈依天主教的休伦人,在交易的时候给予优惠,后来还可以率先获得法国人的武器,很多人就此皈依了天主教,这让休伦社会产生分裂,分裂成天主教的休伦人和传统的休伦人。一些传统的休伦人甚至考虑跟他们的死敌易洛魁人结成联盟,对抗欧洲人和天主教休伦人。

传教士们来到休伦人中间,带来的不仅仅是信仰,还带来了病毒。上一篇《新法兰西之父》里草根讲到过,欧洲人常见的病毒对美洲土著人都是致命的。传教士们无意之中带来的病毒,让瘟疫在休伦人中流传开来,加之社会分裂,导致休伦人在同易洛魁人的战争中无力抵抗败下阵来,这个咱们以后要说到。

耶稣会传教士的到来,也在法国殖民地中引起了骚动。在北美从事毛皮贸易的法国商人们,主要是法国的新教徒,比如新教中的胡格诺(Huguenot)教徒。法国是个天主教国家,当然不会有新教徒什么好果子吃,很多胡格诺教徒就跑到新大陆来讨生活。看到这儿是不是想起来草根扒美国历史的时候,在《五月花号和清教徒》以及《宗教和自由》里面谈到过的情形?同是新教徒,非英国国教的其它各派都不能为英国所容纳,纷纷地跑到天高国王远的北美来了。非天主教的法国新教徒,从法国老家大老远地跑来北美做毛皮贸易,多少也是因为这个因素。这些新教徒贸易商和林中使者们,可并不喜欢传教士们来折腾土著社会,搞得一半土著人信了天主教,一半土著人继续跳大神,耽误生意不是?这样毛皮商人们和传教士们之间就产生了矛盾,矛盾持续很久。后来耶稣会的传教士们直接找到当时的法国宰相红衣主教黎塞留(Cardinal Richelieu)主持公道,这您想结果会怎样?还用问吗?当然是“国进民退”啦。黎塞留取消了这帮新教徒的经营权,搞了个“新法兰西公司”(Compagnie de la Nouvelle France),这家公司由一百位投资者集资而成,又叫“百联公司”(Compagnie des Cent-Associes),接手了这项贸易。一百人里面有政府官员、富商和银行家,尚普兰成为这家公司在新大陆上的主管,公司经营地域包括了法国在新大陆上所有的殖民地。这个公司除了接手毛皮贸易外,还带着政治任务,兼有扩大法国殖民地的任务,承诺要在15年内带4,000人到新法兰西殖民地。这样搞起来的百联公司,对赚钱便没了多大兴趣,更大的兴趣在于抓“精神文明”,给加拿大送去虔诚的天主教徒,保持新法兰西苗红根正江山永不变颜色。胡格诺教徒们在新法兰西就混不下去了,只好离开新法兰西前往新英格兰。

就在尚普兰的工作稳步开展渐渐走上正轨之际,出了一件大事儿,几乎直接断送掉新法兰西的命运。

话说那个时候在欧洲有两种海盗,分别叫做“pirate”和“privateer”,前者咱们就直接翻译成“海盗”,也就是咱们一般认为的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海匪,后者大多数翻译成“私掠船”或者“武装民船”。跟前者不同,后者是有抢劫执照的海盗,执照由某一国家政府颁发,允许抢劫某些国家的商船和财物。当然后面这种“海盗”也不可以乱抢,他们“执照”上面明确规定了“抢劫范围”,若是抢过了界超出执照上的“抢劫范围”,依然是“非法”的要受到制裁,所以你看这两者的区别真的很微妙。对于执照上抢劫范围内的敌对国家的船只来说,这两者就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了。

前面《西北航道》里面提到的那位探索西北航道的勇士弗罗比舍,就曾经是一位有执照的“海盗”。还有那位率领英国海军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德雷克,在英国人眼里,德雷克是海上大英雄,英国皇家海军的卓越将领。但在西班牙人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大海盗,必欲除之而后快。

说欧洲三十年战争的时候,有一伙儿有执照的海盗叫做柯克 (Kirke) 兄弟,一共兄弟五人,持有英国执照,对新法兰西来说,那就自然跟普通海匪无异了,很多魁北克的历史学家不承认他们的“合法身份”,说这就是标标准准的海盗。1628年,这伙人在大哥大卫(David)的带领下,在阿卡迪亚海岸一路打家劫舍,接着就顺着圣劳伦斯河逆流而上,迅速拿下巴斯克人的捕鲸基地封锁了圣劳伦斯河。

等等,您问这阿卡迪亚?前文《新法兰西之父》里面说到皇家港不是被放弃了吗?怎么又有家可打有舍可劫?等咱下文《阿卡迪亚的恩怨情仇》里面再介绍下阿卡迪亚的起起伏伏,先继续说尚普兰和魁北克。

把魁北克城孤立起来之后,柯克兄弟派人去给尚普兰送了封信要他投降,被尚普兰断然拒绝。魁北克易守难攻,柯克兄弟也没有用强,毕竟兄弟们是来发财的不是来拼命的,大卫就率队返航了。这柯克兄弟的命实在是太好了,回程路上天上掉下来个大馅饼,结结实实地砸到了柯克兄弟们的头上。前面说到的那个新法兰西公司,这节骨眼上刚好安排了第一次的补给行动。浩浩荡荡的运送补给和殖民者的船队,刚刚绕过加斯佩半岛来到圣劳伦斯河口,就一头撞上了柯克兄弟,如同沉默的羔羊入了虎口。

柯克兄弟俘虏了大量的船只抓获了大批的人马,缴获大量食品、牲畜、还有加农炮,这些大炮本来是送给新法兰西用来抵御外敌的,这下子成了外敌的战利品。战利品实在是太丰厚了,具体擒获的船只和俘虏的人数各个记载不同,不过数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可怜的尚普兰们还在魁北克眼巴巴地盼着这些人员和物资呢。这时候的魁北克城还只是个边远的贸易站点,必须依靠来自法国本土的补给才能生存,尚普兰一下子陷入绝境。柯克兄弟带着战利品返航,第二年夏天卷土重来,忍饥挨饿的尚普兰们除了投降之外别无选择,柯克兄弟押着尚普兰返回英国,魁北克也为英国人所占据。

这以后的四年里,新法兰西和阿卡迪亚一直在英国人手里,柯克兄弟从毛皮贸易里赚取了大笔金钱,新法兰西看起来就此夭折,北美就也不再有法国人什么事儿了。不过事情又有了转机,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缺钱了,1632年法国国王答应把拖欠给查尔斯一世娶他姐姐的嫁妆付上,《圣日耳曼条约》(Ttreaty of Saint-Germain-en-Laye)签订,魁北克连同阿卡迪亚一同交还给法国。为此从毛皮贸易中发着横财的大卫•柯克还老大地不愿意,查尔斯国王好生安抚了一番,并给他升了官。

1633年,已经60多岁的尚普兰回到了新法兰西,回到被柯克兄弟洗劫一空满目疮痍的魁北克,心中滋味自是难以言说。尚普兰打起精神来重建新法兰西,1634年,尚普兰建立起三河市(Trois-Rivieres),继续他深入内陆的梦想。1635年圣诞节,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死而后已,为新法兰西操劳一生的尚普兰不幸病故。

尚普兰死的那一年,新法兰西也只有不到200人口。没有坚毅的尚普兰穷尽一生的奋斗,就不会有毛皮产业的兴旺,不会有魁北克,不会有新法兰西,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法裔加拿大了,称尚普兰为“新法兰西之父”实不为过。

最后交代一下柯克兄弟。柯克兄弟中最有名的老大大卫(David)是英王查尔斯一世(Charles I)的红人,后来成为纽芬兰的长官。但是随着英国内战查尔斯国王被处死后,他也跟着倒了霉,最后死在监狱了。

IMG_52461_调整大小

接下来咱们再介绍一下另一块法国殖民地——《阿卡迪亚的恩怨情仇》

其它请看:

加拿大历史 001 – 第一民族                              加拿大历史 002 – 卡伯特和卡地亚

加拿大历史 003 – 西北航道                              加拿大历史 004 – 新法兰西之父

加拿大历史 005 – 尚普兰的新法兰西                加拿大历史 006 – 阿卡迪亚的恩怨情仇

加拿大历史 007 – 英国人的纽芬兰                   加拿大历史 008 – 河狸战争

加拿大历史 009 – 皇家省                                  加拿大历史 010 – 探索内陆

加拿大历史 011 – 毛皮战争                              加拿大历史 012 – 阿卡迪亚的征服

加拿大历史 013 – 阿卡迪亚大驱逐                    加拿大历史 014 – 法国印第安战争

加拿大历史 015 – 亚伯拉罕平原之战                加拿大历史 016 – 征服的后果

加拿大历史 017 – 加入我们                              加拿大历史 018 – 英国人站站队

加拿大历史 019 – 爱国人士                               加拿大历史 020 – 上加拿大 

加拿大历史 021 – 探索太平洋沿岸                    加拿大历史 022 – 明争暗斗 

加拿大历史 023 – 1812年战争                          加拿大历史 024  – 火烧白宫

加拿大历史 025 – 危机酝酿                               加拿大历史 026  – 极地探险

加拿大历史 027 – 下加拿大叛乱                        加拿大历史 028  – 上加拿大叛乱

加拿大历史 029 – 达拉漠报告                           加拿大历史 030  – 责任政府

《生活知识》里面那个有着一排排管子的东西是做蜡烛的,融化的蜡油倒进去,把这个容器放在冷水里冷却,看着像不像咱们物理还是化学课上讲的热交换器?就是个热交换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