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 020 – 世界颠倒

上篇《独立宣言》里面咱们说到,英军在纽约把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打得大败,一路追过哈德逊河,最终华盛顿不得不渡过特拉华河逃到宾夕法尼亚。

不过此时豪显示出自己的特点来,他见好就收歇了下来,并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而华盛顿也显示出自己的特点来,他收集败兵,对他们进行重组后,又带着他们渡过特拉华河杀回新泽西。1776年12月26日,华盛顿对驻扎在伦顿(Trenton)的黑森雇佣军发起突然袭击,然后于1777年1月3日在普林斯顿(Princeton)又取得更大的胜利。

Washington_Crossing_the_Delaware_by_Emanuel_Leutze,_MMA-NYC,_1851这幅画表现的就是华盛顿深夜率军渡过冰冻的特拉华河的情形,当然做了些艺术加工,相信华盛顿将军不会冒着翻船的危险,站着摆这么个造型。另外,那面星条旗这个时候也还没有出现。

这些战斗打了英军一个措手不及,通常在欧洲,战斗只在春夏秋季进行,冬天是休息的季节,北美的乡巴佬显然不明事理。

大陆军的这些胜利,让前一阶段因为一系列失败而沮丧的反叛人士振奋起来,大陆会议因此也拒绝了豪提出的和平建议,独立/叛乱战争继续。

英国政府认为,相比头脑里充满反叛思想的新英格兰人,南方殖民地毕竟苗红根正,是因为不明真相才被裹挟着造反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心还是跟祖国在一起的。因此只要切断南北叛乱殖民地的联系,稳住南方,然后就可以集中力量消灭北方的叛军。

为此英军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约翰·伯戈因(John Burgoyne)少将率领一支部队从加拿大出发,沿着尚普兰湖到哈德逊河一线进军。而豪将率军从纽约出发,夹击大陆军,把十三个叛乱的殖民地一分为二。

伯戈因有个外号叫做“绅士约翰”,他压根儿就没瞧上这群北美乡巴佬,因此出发的时候让军官们带着家眷,他要给北美的乡巴佬们上一堂让他们终身难忘的课,也让属下能在夫人太太面前露一手。1777年7月5日,伯戈因重新夺回了提康德罗加堡,不过他慢条斯理的前进脚步,让叛军有了足够的时间做准备,在纽约北部的旷野展开游击战。叛军破坏道路,切断通讯和补给线,到处骚扰伯戈因的部队。等他到了哈德逊河西岸的比米斯高地(Bemis Hights)的时候,霍拉蒂奥·盖茨(Horatio Gates)率领的大陆军迎了上来,萨拉托加战役展开。伯戈因9月19日和10月7日两次进攻大陆军,两次都遭重创,大陆军方面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厥功至伟。

Surrender_of_General_Burgoyne_调整大小

仗越打大陆军越多,得不到支援的“绅士约翰”陷入了重围。1777年10月17日,伯戈因率6,000英国正规军,带着各种装备给养向大陆军投降。

这时候应该配合伯戈因的豪在干什么呢?

豪对配合伯戈因有些迟疑不决,最终他决定趁着大陆军后方空虚,拿下大陆会议所在地费城。豪的部队乘船在距离费城57英里的切萨皮克湾登陆,10月4日占领“美国首都”费城。这个胜利对英国人来说实在是得不偿失,虽然大陆会议不得不搬了个家,但是大陆军保持完整,而伯戈因的一整支英军损失掉了,叛乱仍在继续。最最糟糕的是,萨拉托加战役的胜利让敌对势力看到了美独胜利的可能性,法国人对美独分子在萨拉托加的胜利,而不是英军占领费城印象深刻。

还在1776年的时候,法国外交大臣韦尔热讷伯爵(Comte de Vergennes)就建议路易十六(Louis XVI) 国王,给北美的叛军提供武器、弹药、物资并派志愿军支持叛乱。当然这一切都在秘密之中进行,毕竟此时法国跟大英帝国还处于和平时期,明目张胆参与叛乱会引发同英国的战争,法国还不愿冒险同英国开战,再说北美这群乡巴佬能不能成事儿还有待观察。萨拉托加一战之后,韦尔热讷伯爵对大陆军有了信心,他反倒担心叛军信心不足,被英国政府招了安,赶紧与北美殖民地订立攻守同盟。

北美叛军对此当然是求之不得,大陆会议驻巴黎代表本杰明·富兰克林一直在“勾结境外敌对势力分裂祖国”,努力把法国人拉进来。1778年2月6日法美正式缔结同盟,法国对“美利坚合众国”给予外交承认,从此“幕后黑手”走上前台,法帝国主义参与到“英国内战”之中。

韦尔热讷伯爵设想的反英大同盟还包括西班牙,不过西班牙国王查理三世(Charles III)看出这里面的坑来:支持殖民地造反,对同样是殖民大国的西班牙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儿,因此并没有马上答应法国人。不过这也够了,勾结上境外敌对势力的美独分子腰杆硬了,拒绝了“中央”派来的卡莱尔伯爵(Earl of Carlisle)率领的委员会提出的和平建议,叛乱继续。

Washington_and_Lafayette_at_Valley_Forge_调整大小

尽管勾结上了境外敌对势力,美独分子并没有马上取得决定性的胜利,1778年的冬天依然难熬。大陆军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福奇谷安营扎寨,那个寒冷的冬天里,一支强大的军队建立起来,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普鲁士军官冯·斯图本男爵(Baron von Steuben)。冯·斯图本男爵按照欧洲的标准训练美军,让大陆军逐步正规化。除了男爵之外,还有一些志愿者加入到美国革命之中,其中包括卡尔布男爵(Baron de Kalb)、法国志愿军中的波兰人塔德乌斯·科希丘斯科(Tadeusz Kościuszko)和卡西米尔·普拉斯基(Casimir Pulaski),当然最著名的是拉斐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 吉尔伯特·莫蒂埃(Gilbert du Motier)。

春天到来,给华盛顿带来了新的兵员,还有法国的武器装备,而英国方面只有新的压力。豪兄弟未能消灭叛军,去职回了英国,亨利·克林顿爵士(Henry Clinton)接任。克林顿撤出了毫无军事价值的费城,把部队集中在纽约,并派出一部分前往加勒比海,这不跟法国也开了战嘛,要防备法军在那个方向采取行动。

华盛顿尾随克林顿穿过新泽西,于1778年6月28日同英军在蒙茅斯法院(Monmouth Courthouse)打了一仗。尽管打成平手,但是大陆军认为他们取得了胜利,因为他们顶住了英军精锐的进攻,英国人还是没有办法消灭他们。

美独分子勾结敌对势力,英国人也在拉盟友。在内陆,情形又像法国和印第安战争一样,双方都拉印第安人,英国人拉来的印第安盟友更多。战争起初英国人并没有考虑印第安人,不过到1777年英国的政策变了,开始鼓励印第安人出手教训美独分子,这下子弗吉尼亚、宾夕法尼亚和肯塔基的边界又不安宁了。印第安人一出手就是“三光”,给英国人带回来大量头皮,于是英国驻底特律负责印第安事务的亨利·汉密尔顿(Henry Hamilton),有了个绰号“买头皮的”。汉密尔顿说我没有买,我让他们出手教训美独分子,可没有让他们残杀妇孺。残杀妇孺会激起民愤,定居者中仍有不少忠于英国祖国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屠杀会失去这些人的心,于是汉密尔顿派英国军官和加拿大人去到印第安部落里,制止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

1778年,乔治·罗杰斯·克拉克(George Rogers Clark)率领弗吉尼亚民兵展开反击,占领了一系列英国人的站点,活捉了“买头皮的”汉密尔顿。在西部英勇战斗的边防军人,还有丹尼尔·布恩(Daniel Boone)。

为了对付袭击纽约和宾夕法尼亚边界的易洛魁人,华盛顿派约翰·沙利文(John Sullivan)少将到纽约西部,扫除发现的任何印第安人村落。沙利文发动了远征(Sullivan Expedition),“把战争带回给敌人”。部队捣毁沿途所见的所有易洛魁村庄,烧毁易洛魁人的庄稼,把易洛魁人赶向仍由英国人控制的魁北克。然而易洛魁族人也好,俄亥俄河流域的其它部落也好,仍然坚持进行袭击。他们受到那里忠于英国的人的支持,战争结束他们的行动也没有彻底结束,随后在1812年战争时又爆发得如火如荼,这是后话了。

上篇《独立宣言》里面咱们说到,英军对南方殖民地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远征,现在,英国人又把目光投向南方,除了支持切诺基人发动恐怖袭击外,英军还亲自上阵。英国人还是认为南方心系祖国的人多,并且南方也提供了更多英国需要的原材料,比如靛蓝、大米和棉花。

1778年12月,英国军队控制了佐治亚州,随后在1779年期间,英军同法美联军沿着佐治亚与南卡罗来纳的边界,进行了一系列不分胜负的战斗,法美联军企图夺回英国控制的萨凡纳遭到失败。不过1779年6月犹豫了一阵子的西班牙人,终于也加入战团,英军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了。

1780年2月,亨利·克林顿爵士带领8,700名生力军从纽约来到南卡罗来纳,包围了查尔斯顿,5月12日攻陷查尔斯顿,本杰明·林肯(Benjamin Lincoln)率5,000美军投降。随后1780年8月16日,康沃利斯勋爵(Cornwallis)率2,100人,在南卡罗来纳州北部的卡姆登(Camden),击败了“萨拉托加英雄”盖茨将军带领的4,000美军,俘虏1,000余人取得胜利。盖茨也不再适合指挥南方美军,丹尼尔·摩根(Daniel Morgan)和纳塔奈尔·格林(Nathanael Greene)接替了他的职位。克林顿回到纽约,留下康沃利斯指挥南方英军,摩根和格林开始带着康沃里斯在南方的荒野里兜圈子。

1781年3月15日康沃利斯同格林在吉尔福德法院(Guilford Courthouse)打了一仗,不分胜负。随后康沃利斯把部队撤到海岸,格林则回到南卡罗来纳开始农村包围城市,拔除了除查尔斯顿和萨凡纳外所有英国人控制的据点。

退到海岸的康沃里斯认为弗吉尼亚是控制南方的关键,因此他把大本营设在弗吉尼亚的约克镇(Yorktown)。看到战机,罗尚博伯爵(comte de Rochambeau)带着法国远征军,华盛顿带着大陆军,1781年10月6日包围了约克镇。与此同时,法国海军也从海上封锁了约克镇,康沃利斯无路可逃了。看到康沃里斯被围,克林顿赶紧从纽约派出援兵,但是被优势的法国舰队赶了回去。

法美联军一刻不停地用炮火打击困守约克镇的英军,终于英军抵挡不住,康沃利斯于1781年10月19日带领8,000名士兵向17,000法美联军投降,英国军团奏响了一首流行曲“世界颠倒了”。

Surrender_of_Lord_Cornwallis_调整大小

很多图画描绘了康沃利斯向华盛顿交出他的佩剑的情形,但实际情况是,康沃利斯觉得丢不起这个人,称病让副手查尔斯·奥哈拉(Charles O’Hara)准将代他参加投降仪式,向法军的投降仪式。奥哈拉把佩剑交给法军统帅罗尚博伯爵,罗尚博说你该给华盛顿,华盛顿也没接,想派你个副将来不是羞辱我吗?我也羞辱羞辱你,他让手下林肯,就是那位查尔斯顿的败将接下了佩剑,不但保全了自己的面子,还帮林肯找回了面子。

接下来局势如何发展呢?请看下篇《新的麻烦》

更多请看:

美国历史 001 – 欧洲人的梦想                                             美国历史 002 –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美国历史 003 – 探索新世界                                                 美国历史 004 – 西班牙征服者

美国历史 005 – 西班牙殖民者                                             美国历史 006 – 英格兰的大航海

美国历史 007 – 弗吉尼亚                                                    美国历史 008 – 五月花号和清教徒

美国历史 009 – 宗教与自由                                                 美国历史 010 – 新荷兰和新瑞典

美国历史 011 – 佩科特战争                                                 美国历史 012 – 菲利普王之战 

美国历史 013 – 南方殖民地的扩展                                      美国历史 014 – 列强争霸

美国历史 015 – 法国印第安战争                                         美国历史 016 – 乔治国王划了一条线

美国历史 017 – 无代表不纳税                                             美国历史 018 – 大陆会议

美国历史 019 – 独立宣言                                                    美国历史 020 – 世界颠倒

美国历史 021 – 新的麻烦                                                    美国历史 022 – 费城会议

美国历史 019 – 独立宣言                                                    美国历史 020 – 世界颠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