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 015 – 法国印第安战争

上篇《列强争霸》里面咱们说到,每当老欧洲开打,老欧洲的北美殖民地也不消停。1748年10月18日结束了乔治国王战争的《艾克斯拉夏佩尔条约》(The treaty of Aix-la-Chapelle),也只为北美殖民地边境带来短暂的和平。

1516px-Nouvelle-France_map-en.svg

1749年3月27日,英王乔治二世把一片广阔的荒野授予俄亥俄公司(Ohio Company),条件是这家公司必须在7年内,建起100个家庭的定居点,还要建立保护他们的要塞。消息一传出,法国人及其印第安盟友担心起来,英国人这是打算“入侵”俄亥俄河谷地?

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整个1749年,英国商人如潮水般涌入了曾经是法国专属贸易省的这片领土。为了应对这种情况,1749年6月26日,新法兰西总督德·拉·加利索涅尔侯爵(comte de La Galissonière)罗兰·米歇尔·巴林(Rolland-Michel Barrin),派皮埃尔·约瑟夫·塞莱隆·德·布兰维尔(Pierre Joseph Céloron de Blainville)上尉,带领213个手下前往俄亥俄谷地宣示主权,于是布兰维尔带着他的“铅版探险队”上了路。

到1749年11月20日,布兰维尔探险队往返3,000英里,每走一段路,探险队就在一些关键地点的树上钉上一块铜板,下面埋上一块刻有铭文的铅版,上书“此地乃法兰西领土”,这是欧洲标记领土的传统方法。

Carte_d_un_voyage_fait_dans_la_Belle_Riviere_en_la_Nouvelle_France_M.DCC_XLIX._Par_le_Reverend_Pere_Bonnecamps_Jesuite_Mathematicien

布兰维尔探险队的路线

布兰维尔探险队忙着钉铜板埋铅版的时候,新法兰西总督换了人。1749年8月,琼奎尔侯爵(La Jonquiere)雅克·皮埃尔·德·塔凡内尔(Jacques-Pierre de Jonquiere)接替加利索涅尔侯爵,成为新法兰西新的总督。新总督觉得光埋铅板还不够,还得建要塞,还要把俄亥俄河谷地里英国人的贸易伙伴,伊洛魁联邦的肖恩尼(Shawnees)印第安人赶走。

1752年英国商人克里斯托弗·吉斯特(Christopher Gist),帮着弗吉尼亚殖民地和俄亥俄公司同易洛魁联邦签了个条约。这样弗吉尼亚和俄亥俄公司就认为,根据同伊洛魁联邦的条约,他们有权在俄亥俄谷地开疆拓土——毕竟已经取得了土地主人的许可了嘛。不过这一纸条约似乎没什么用,因为签约的1752年,法国人的印第安盟友已经把伊洛魁人从那片土地上赶走了,那片土地已经不再是伊洛魁人的了。

此时新法兰西的总督又换成了曼纳维尔侯爵(Marquis de Menneville)米歇尔-安格·杜肯(Michel-Ange Duquesn),杜肯马上着手在俄亥俄河流域修建一连串儿的堡垒,从蒙特利尔一直修到新奥尔良。英国的哈利法克斯勋爵(Lord Halifax)赶紧报告英国内阁,说法国人在俄亥俄河流域进行的活动,已经侵犯了弗吉尼亚的领土主权,要求做出反应。

于是英国政府授权弗吉尼亚殖民地维护领土主权,把法国人赶走。殖民地长官罗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派21岁的弗吉尼亚民兵队长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去给“入侵的”法国人送去最后通:滚蛋否则修理你。

640px-Washington_1772

华盛顿于1753年10月3日从弗吉尼亚州首府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出发,1753年12月12日把最后通牒送到法国的勒伯夫堡(Fort LeBoeuf),这个地方在今天宾夕法尼亚州沃特福德 (Waterford)。51岁的法国指挥官莱加杜尔(Legardeur)上尉没跟毛头小子华盛顿一般见识,礼貌但坚定地拒绝了。

丁威迪下令也建堡垒对峙,地点在莫农加黑拉河(Monongahela  River)与阿勒格尼河(Allegheny river)的交汇处,就是今天的匹兹堡(Pittsburgh)。法国人耐心地等丁威迪的人把堡垒建好,然后开始跟英国人商谈堡垒的归属问题。1754年4月17日,指挥新建好堡垒的爱德华·沃德(Edward Ward)少尉看法国人多,就同意堡垒归法国。既然沃德少尉这么识大体顾大局,法国人就放他们回去了,堡垒成为法国的杜肯堡(Fort Duquesne)。

丁威迪并不清楚这个情况,他又派华盛顿中校带着150人过去增援。此时华盛顿已经晋升为民兵中校,可见民兵的军衔有多么水。5月28日,华盛顿带人突袭了一支33人的法国巡逻队,打死了10个法国人,其中包括约瑟夫·库隆·德·维利耶少尉(Joseph Coulon de Villiers de Jumonville),这算是真刀实枪地开打了。

华盛顿知道法国人吃了亏肯定不会放过他,赶紧向印第安盟友求援,40名印第安武士过来增援,但是想跑已经来不及了。7月3日,维利耶少尉的哥哥维利耶少校带着900个法国人及印第安盟友,抓住了华盛顿的这支不到200人的小部队。7月4日英军伤亡过半,华盛顿投降,在签下认罪书后,法国人留下两名人质带回,其余的包括华盛顿本人都被放了回去。

要塞丢了华盛顿也败了,俄亥俄河谷地现在完全属于了法国人,英国人自然不甘心。 1754年6月19日,英国各殖民地代表聚在奥尔巴尼开会,商量如何协调一致采取行动。此时法国人及其印第安盟友,可以从杜肯堡出发,毫无障碍地袭击宾夕法尼亚、马里兰和弗吉尼亚。在1754年12月,英国王室授权马萨诸塞殖民地长官威廉·雪莉(William Shirley),组建两个殖民地团应对。

1755年2月20日爱德华·布拉多克(Edward Braddock)少将带着两个团的英国正规军来到弗吉尼亚。4月14日在亚历山大会议(Congress of Alexandria)上,布拉多克见了几位殖民地长官,要他们一起对法国人采取严厉行动。会上制定了统一的作战计划,罗伯特·蒙克顿(Robert Monckton)准将进攻阿卡迪亚法国人的博塞茹尔堡,威廉·约翰逊(William Johnson)进攻圣弗雷德里克堡(Fort Saint-Frédéric),雪莉首先稳固奥斯威戈堡(Fort Oswego)后,然后攻打尼亚加拉堡(Fort Niagara),而布拉多克本人亲自率军进攻杜肯堡。

蒙克顿那边进展顺利,但是布拉多克这边却遇到很多麻烦。本来英国人方面印第安盟友就不多,“中央来的”布拉多克又瞧不上他们,受到怠慢的特拉华人也倒向了法国人一边。其实不光潜在的印第安盟友不喜欢布拉多克,“地方领导”也跟“中央来的”布拉多克多有矛盾,有的殖民地长官拒绝为打仗筹款,不跟布拉多克将军合作。有人说,北美殖民地独立的苗头,就从布拉多克“空降”北美开始。

布拉多克率领两个英国正规军团和乔治·华盛顿带领的民兵,从马里兰的坎伯兰堡出发,2,500名士兵带着攻坚用的大炮和辎重行进缓慢。那时候的北美到处都是丛林,没有什么像样的路。一路上,法国人和印第安盟友不断地从丛林里,骚扰着行动缓慢的英军队列。

英军势大,杜肯堡的法国指挥官克劳德·皮埃尔·皮考迪·德孔特雷库尔(Claude-Pierre Pecaudy de Contrecoeur)有些担心。守卫杜肯堡的法军加上加拿大民兵,一共才250人,另外能指靠的,就是640个印第安盟友了。但是手下利纳德·德·博吉(Lienard de Beaujeu)上尉说长官不必担心,咱有办法,守是守不住的,咱们得主动出击。于是法军和印第安盟友倾巢出动,迎上了英军。1755年7月9日早上,战斗在莫农加希拉河(Monongahela River)打响,这一战叫莫农加希拉之战。

Edward-Braddock-British-troops-French-and-Indian_调整大小

一开始的正面硬刚,英国的正规军占到了便宜,利纳德·德·博吉上尉战死,但是法国和印第安人马上找到了取胜的窍门。他们逃入林中从侧翼包抄英军,而英军一直徒劳地想列出欧洲战场上那种漂亮的队形,反而成了躲藏在树后的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的活靶子,连布拉多克都重伤而死。

wounding-of-general-braddock

此战1,459英军官兵,只有462人活着回去,包括乔治·华盛顿。华盛顿虽然没有受伤,衣服上多了四个洞,胯下两匹马都死了。法国人和加拿大人报告有8人丧生和4人受伤,他们的印第安盟友15人死和12人伤,英国人惨败。

这一仗让更多观望的印第安部落加入到法国阵营中,更糟糕的是,法国人还缴获了布拉多克的文件,获得了他的作战计划。法国总督沃德勒伊(Vaudreuil)本打算前去进攻安大略湖南岸的奥斯威戈堡,从缴获的布拉多克文件中知晓了英军的计划后,赶紧用缴获的英国大炮,回去加强自己的尼亚加拉堡和圣弗雷德里克堡。

沿着边界线的英国人定居点门户大开,宾夕法尼亚、马里兰和弗吉尼亚不再感到安全,好在威廉·约翰逊在乔治湖战役(Battle of Lake George)中获胜,并在湖南端建造了威廉·亨利堡(Fort William Henry),那个方向算是稳定住了局势。

逃回来的华盛顿建议殖民当局也建筑更多的堡垒,要从波托马克河、詹姆斯河和罗阿诺克河一直建到南卡罗来纳,华盛顿说这些堡垒是对抗法国方面印第安盟友袭击的唯一有效手段。

到1756年6月,英国在弗吉尼亚的定居者,已经从战前边境后撤150英里。完全失去信心的乔治·华盛顿跟长官丁威迪说:“现在蓝岭山成了我们的边境……,弗雷德里克县(Frederick-County)的人都跑光了,很快费尔法克斯(Fairfax)和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也都该没人了。”

好在北美的冲突只是一场大战的序曲,也就是1756年这一年,普鲁士入侵萨克森,引发了一场“世界大战”。第二年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向普鲁士宣战,普鲁士随后入侵波西米亚,然后法国人、英国人、西班牙人和俄国人都加入进来,战争在欧洲、印度、古巴、菲律宾和北美展开,这就是七年战争(Seven Years War)。

下一篇《乔治国王划了一条线》,咱们说说这场战争及其结果对北美的影响。

更多请看:

美国历史 001 – 欧洲人的梦想                                             美国历史 002 –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美国历史 003 – 探索新世界                                                 美国历史 004 – 西班牙征服者

美国历史 005 – 西班牙殖民者                                             美国历史 006 – 英格兰的大航海

美国历史 007 – 弗吉尼亚                                                    美国历史 008 – 五月花号和清教徒

美国历史 009 – 宗教与自由                                                 美国历史 010 – 新荷兰和新瑞典

美国历史 011 – 佩科特战争                                                 美国历史 012 – 菲利普王之战 

美国历史 013 – 南方殖民地的扩展                                      美国历史 014 – 列强争霸

美国历史 015 – 法国印第安战争                                         美国历史 016 – 乔治国王划了一条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