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的移民生活 061 – 巴教授的演讲

IMG_074200_调整大小 3月21日这天是联合国“反种族歧视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这一天在斯特拉特福市政厅,举办了一个演讲午餐会。

IMG_074401_调整大小 午餐很简单,就是三明治饮料什么的,省得大家吃得太饱了听演讲时候昏昏欲睡。

IMG_075402_调整大小 吃喝结束,市长大卫•邓菲(David Dunphy) 走上台来,隆重介绍现任教于爱德华王子岛大学的戈弗雷•巴达奇诺(Godfrey Baldacchino)教授,给大家做关于爱德华王子岛移民趋势的演讲。

IMG_075703_调整大小 戈弗雷•巴达奇诺 教授,这名字太长,下面咱们就简称“巴教授”好了,巴教授任教于爱德华王子岛大学,多年从事移民的研究工作。

IMG_076004_调整大小 巴教授本人也是一个移民,来自地中海上的岛国马耳他。

IMG_076105_调整大小 “这就是马耳他,很小的一座岛。我原来住在这里,我的母亲和妹妹住在这里。”

巴教授首先从自己的经历讲起:“当我刚来爱德华王子岛,我自信满满,我觉得我比别人有着先天的优势。我只是从一个岛来到另一个岛,我本来就是一个岛民嘛。”

描述接下来的经历,巴教授用上了“洗礼”这个词。他来岛的那一年冬天,正是著名的“白色胡安”(White Juan)肆虐的那个年份。那一天,他踩着一米深的大雪跋涉到机场,发现机场也由于大雪关闭了,这是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我根本没想过要给机场打个电话,我从没想过机场还能关闭!这是在一个新国度生活给我的第一个冲击。”

巴教授来的时间不巧,“白色胡安”是当年那场大风暴的非官方叫法。几个月前的夏天,飓风胡安(Hurricane Juan)狂扫大西洋省,而那年冬天又来了一场暴风雪。在那一场暴风雪中,大西洋省的很多地方3天内的降雪达到了1米,有些地方1个小时降雪就达20厘米!风速更是经常达到120公里/小时,因此人们戏称这场风暴为“白色胡安”。这场风暴可结结实实地给了来自温暖的地中海岛国马耳他的巴教授一个下马威。

IMG_076206_调整大小言归正传,巴教授用图表和数据分析了爱德华王子岛的人口变化情况:从2006年到2011年,王子岛的人口从135,851增长到140,204。几个城市人口增长情况如下:夏洛特敦从32,174增长到34,562,增长7.4%;康沃尔从4,677增长到5,162,增长10.4%;斯特拉特福从7,083增长到8,574,增长21.1%;萨默塞德从14,500增长到14,751,增长仅仅1.7%。

爱德华王子岛的少数民族占人口总数的比例为0.9%,人口多样性在加拿大的10个省中仅高于纽芬兰。整个加拿大平均数是13.4%,英属哥伦比亚是21.6%,安大略是19.1%,这两个省都超过了平均数。

而2006年的人口构成上,苏格兰后裔54,290,英格兰后裔43,400,爱尔兰后裔39,170,法国后裔29,115,德国后裔7,050,荷兰后裔4,610,阿卡迪亚人3,240,北美印第安人3,220,另有52,350来自加拿大其他地区,亚裔除了黎巴嫩人有500多,其他都未超过500人,不在统计之列。

IMG_076307_调整大小巴教授的研究表明,新移民在登陆后的18个月后,有将近50%会选择离开。这是导致王子岛少数族裔人口比例偏低的一个主要因素,而少数族裔人口少,让更多的新移民选择离开,这样造成恶性循环。

IMG_076408_调整大小“为什么?”巴教授说:“人一来这个省发现每个人长得跟自己都不一样,然后整个社会环境看起来跟他们原来国家的也大不一样,当然人家第一个反应就是:走!”

IMG_076509_调整大小这是社会原因,此外还有巴教授表上列的收入和职业原因:低工资、高税收、过桥费、工作的季节性和不容易找到本行的工作。

IMG_076810_调整大小就像巴教授引用的话:“走在街上……,很少亚洲面孔,非洲和加勒比海人看不到……”

这也是大西洋省的少数族裔人口如此低的原因。上面巴教授用黄底框出了大西洋四省的数据,少数族裔人口比例最低,甚至低于三个领地中的两个。

接着巴教授又分析了近几年移民的情况。

IMG_076911_调整大小这是最近的数据,上面是移民数量,下面是省提名的数量。最近几年省提名移民登陆数量暴增,难怪草根的案子如此之慢。

IMG_077012_调整大小 这张照片反映的是冲突:2008年10月1日,中国移民在爱德华王子岛省发展办公室示威,似乎缘起语言保证金。

IMG_077113_调整大小 因为最近中国移民是主流,所以很多话题都谈到中国,甚至谈到了在王子岛建中国城。

巴教授认为,本省的社会情况比较单一封闭,新移民如果能融入其中的话会生活得很愉快。融入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参加当地教堂的活动,参加孩子在学校的活动,工作场所的交流,甚至养狗等等。

最后,巴教授总结道:“我们现在就该行动起来!我们移民的居留率只有40%,我们能做得更好么?这一问题是爱德华王子岛21世纪所面临的一个挑战。”

IMG_077814_调整大小说过了巴教授的演讲,再简单介绍下斯特拉特福德市(Stratford)。草根在那篇《爱德华王子岛》中提到,爱德华王子岛省只有两个可以称作城市的地方,一个是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另一个是萨默塞德(Summerside),第三大人口聚居区草根就扯到了蒙塔古。实际上,就人口规模来说,第三大“城市”应该是这个斯特拉特福德,人口大约是7,000人。那草根为啥在那篇里面没有提到这个斯特拉特福德呢?因为斯特拉特福德跟夏洛特敦隔海湾相望,一座大桥连接彼此,通常大家把斯特拉特福德、夏洛特敦和康沃尔(Cornwall)三个相连在一起的“城市”算成是一个城市,叫做大夏洛特敦地区。

所以您可以把斯特拉特福德看作是夏洛特敦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一个区,您要问夏洛特敦的高尚区是哪里?草根可以负责任地告诉您,斯特拉特福德可以算是一个,咱们很多同胞买房在那里了。

2 Comments:

  1. 楼主:看到一句话,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觉得他身上有wifi啊!那暗恋一个个人是什么感觉?不知道wifi密码是啥,哈哈…
    回复:失恋是什么感觉?换密码了。谈的厌倦了是什么感觉,wifi信号越来越差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