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芬兰13日游 12 – 角溪到国家公园

第八天 2019年6月27日 Day 8

科纳布鲁克 Corner Brook – 特拉诺华国家公园Terra Nova

前文《世界遗产》里面说过,计划变更后,来科纳布鲁克也就是角溪的目的,便只是入住订好的酒店了。

DSC0566601不过既来之则观之,从Google地图上看,这里还是有一个值得一看的地方,就是位于乌鸦山上的这个詹姆斯库克船长历史遗址Captain James Cook Historic Site。1763年到1767年间,库克船长率领勘测船,测量了纽芬兰大部分地区的海岸线,特别是纽芬兰西部这一段。

1763年结束七年战争的《巴黎和约》Paris Treaty签署,法国承认纽芬兰是大英帝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英国同意法国有在纽芬兰海域捕鱼的权力,并给予法国两个岛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Saint-Pierre-et-Miquelon,供法国渔民歇脚。当然这一纸合约也给大英帝国带来严重的后果,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草根《加拿大历史》系列中《征服的后果》一文。

取得纽芬兰岛完全控制权的大英帝国,在条约签订的同一年开始派人勘测纽芬兰岛,此前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勘测记录以及海图都不够可靠。英帝国勘测纽芬兰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移民定居,那个时候北美大陆还有广袤的土地等着殖民者去抢占,苦寒之地的纽芬兰实在没什么吸引力。勘测是为了保证大陆和纽芬兰岛之间的航海安全,以及管理捕鱼作业。纽芬兰当时最吸引人的还是鱼,英帝国政府要确保法国渔民没有偷偷到英帝国的“专属经济区”捕鱼。为大英帝国担任勘测任务的,就是詹姆斯·库克船长。

库克船长是一个好学的人,不断用最新的科学知识武装自己,在勘测绘图上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以今天人类的技术,绘制非常精确的地图当然毫无困难。但是拿200多年前库克船长绘制的纽芬兰海岸地图,同今天的地图比较,您会发现两者惊人地一致。因此即便是今天,拿着库克船长绘制的航海图来用,也没有多大问题。

库克船长1763年到1767年间,每年夏天都来纽芬兰进行勘测,冬天你懂的。1768年英国皇家协会Royal Society打算派人去太平洋上的塔西提岛Tahiti考察,他们推荐的人选海军不认可,觉得人选在科学造诣上没的说,但是航海经验不足。乔治三世国王King George III接受了海军的意见,在纽芬兰勘测的经历,让库克船长成为执行这一任务的不二人选。

于是库克船长带着任务,为帝国去发现塔西提、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去了。

DSC0566802这个遗址位于山顶上,是观看角溪市全景的最好地点。

IMG_490718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角溪位于海湾深处。邻着海湾最好的位置,被一座工厂占据,这是克鲁格公司所属的角溪纸浆和造纸厂Corner Brook Pulp & Paper Mill,这家工厂是角溪最大的一家企业。

IMG_489413此外在角溪还有一些政府机构、纽芬兰西部最大的医院,以及纽芬兰纪念大学的一个校区等等。

DSC0567807虽说有这么大一家造纸厂,但是环境看起来依然十分不错,是不是?

IMG_490017海湾的这边通往圣劳伦斯湾,造纸厂的原料和成品,可以从这里直接输入输出。

DSC0567908开车经过造纸厂,料场上堆着用于造纸的木材。

IMG_490919在角溪的Dominion超市补充些给养,看这个超市的造型,就知道它是Superstore的纽芬兰版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