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人继续加强法语地位

7E0A305102

《空空的校园》那篇里面,草根提到CBC的一条新闻分析,标题是:通过对101法案的修改,弗朗索瓦·莱戈特冒着颠覆魁北克来之不易的,语言和平的风险,With Bill 101 reforms, François Legault risks upending Quebec’s hard-won linguistic peace。

弗朗索瓦·莱戈特是魁北克省省长,这篇新闻分析的作者是Jonathan Montpetit。

限于篇幅问题,《空空的校园》那篇里面只是提了一下。有关加拿大英裔、法裔、魁北克独立等等,一直是草根感兴趣的话题。因此这一篇博文,草根打算介绍一下这篇新闻分析,相信也有助于大家了解加拿大乃至西方社会的民主政治。

这篇新闻分析还有一个副标题:魁北克的新法案是否可以达成共识,即是否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保护法语?

看过草根《加拿大历史》系列的《多元文化和石油危机》的同学,都知道这个又叫《法语宪章》的101法案,是一个让英裔魁北克居民“恨之入骨”的法案。

新闻分析说这个《法语宪章》出生艰难,童年和青春期间历经动荡,甚至在成年之后也是步履蹒跚。

1977年在魁北克人党(Parti Québécois)第一次执政的时候,通过了这项法律。这项法律除了其它内容外,还特别规定了在魁北克哪些人才能上英语学校,规定了在商店的招牌上,可以显示多少英语(基本上一个英语单词都不能有)。

IMG_671210这是草根在蒙特利尔拍到的照片,没错儿,那个PKF就咱们大家常见的KFC。要不是这老头儿,草根还真不知道这是谁家呢。在魁北克,你无论如何不能再把肯德基说成是“开封菜”了。

101101法案的通过,一下子让生活在魁北克省的英裔加拿大人懵了,除了引发法律纠纷,人们走上街头集体散步外,还引发了大规模的“外逃”。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也只能接受,并习以为常。连《蒙特利尔宪报》(Montreal Gazette)的漫画家埃斯林(Aislin),也不再画推动101法案的路易斯·博杜安(Louise Beaudoin)的漫画了。

那个时候确实很过分,比如一家意大利餐馆被骂,就是因为不愿意把pasta写成法语。好了好了,总之事情过去了,那时候人们的脾气真大。

最重要的是,有明显的证据表明,101法案确实成功地保护了法语。1976年,魁北克的英裔里只有8%的人上法语学校,现在有将近30%。

101号法案实施之前,外来移民在家里可能会说英语,现在全省将近95%的人,可以用法语进行对话。

但是最近看来,虽然只有44岁,101法案已经“太老”了。

现在的情况是,在魁北克,越来越多的法裔去英语的通用职业学院CEGEP学习。因为研究表明,工作场合用到法语的时候比较少,还有一些证据显示,在蒙特利尔的商店里,也可能只是偶尔用到法语,可能因为现在是一个以英语为主的全球化的世界。

DSC0735504于是魁北克各政党之间达成了一项共识,101法案还要改,还需加大力度。魁省省长弗朗索瓦·莱戈特周四(5月13日)公布了一系列加强魁省语言法规的立法动议,提议对学校、企业、法院、地方政府甚至是加拿大的宪法,进行一系列的修改。

因为这个法案的复杂性,迄今为止,对新动议各方反应小心谨慎,希望等到更多的细节披露出来以后再说。

随着这种情绪开始蔓延,莱戈特省长面临抉择,是大刀阔斧干自己想干的,还是谋求各党派之间的平衡。

7E0A289500最开始的反应是怎样的呢?

一开始各方的评论相对来说积极,魁北克省的反对党都没能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是在100页的法案里,每个反对党至少都能找到一些他们认可的东西。

比如法案迎合了自由党议员格雷戈里·凯利(Gregory Kelley)的想法,即为任何想学法语的人,提供免费的法语学习课程。魁北克团结党(Quebec Solidaire)称赞其中的一些措施,能让移民更容易学习法语,这是他们长久以来的追求。而魁北克人党也终于可以看到,语言法要适用到25到49名员工的企业了(还好中餐馆一般不会到25人,不必一定要讲法语)。

草根多说一句,魁北克人党是一个旨在“分裂祖国”的魁独的政党,最初的101法案即《法语宪章》就是他们的“杰作”。他们两次上台都推动了魁北克的主权公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草根《加拿大历史》系列的一些篇章如《第一次魁北克主权公投》《第二次魁北克主权公投》

7E0A297201回到新闻分析,作者说目前他们都表示愿意与政府合作,但是在很多地方可能会产生摩擦。

首先从人事上看,推动这个法案的是魁北克司法部长西蒙·乔林·巴雷特(Simon Jolin-Barrette),2019年,他因在议会里强推通过极具争议的世俗法案《 21号法案》而闻名。

他负责的移民改革搞得一团糟,招致魁北克媒体的一片冷嘲热讽。

自由党领袖多米尼克·安格莱德(Dominique Anglade)说:“巴雷特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分歧,我们希望确保在这个项目上能共同协作。”

其次这个法案跟21号法案一样,也要“先发制人”地引用“尽管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来对付《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免于因为违反基本的平等权利被废除——英裔一直认为讲什么话写什么字,是最基本的人权。

21号法案援引“尽管条款”的时候,魁北克高等法院的一位法官警告省长说开这个先例很危险,但是显然,莱戈特省长不以为然,草根记得这个例开得很早了。

使用“尽管条款”确实也让自由党和魁北克团结党有些担心,他们不觉得保护法语需要以牺牲个人权利为代价。

有关这个“尽管条款”,草根《加拿大历史》系列中的《宪法回归》里面专门说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前去观看。

批评这个法案的魁北克团结党人Ruba Ghazal说,这一法案就是为了迎合最强硬的魁北克民族主义者:“看,我们比教皇更天主教。”

最后,问题还牵涉到《加拿大宪法》,《宪法》里有一章就说魁北克是一个“民族”nation,语言是法语。

DSC0737905对于这个烫手山芋,加拿大联邦政府选择不吱声,保守党领袖艾琳·奥图尔(Erin O’Toole)说还有这回事儿?官方语言部长梅兰妮·乔利(Mélanie Joly)说需要时间仔细研究研究这项法案。

魁北克试图修改宪法的方式,好像也没经受过考验。加拿大广播电台采访的三名宪法专家说,这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法案,没有人真正确定这意味着什么。

魁北克省以前也曾经尝试过修改《宪法》,结果对所有方方面面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因此这次魁北克和加拿大联邦的领导人,可能都会对此谨慎行事。

DSC0733103当然魁北克省省长莱戈特并不需要反对党的支持,他的党拥有足够多的席位,并且民意测验显示他们足够受欢迎,他有能力独自推动法案的通过。并且的确,他受欢迎的原因,可能就在于他对21号法案的反对者,采取了针锋相对的好战态度。

但是,相比之下101号法案的教训是,保护法语需要得到更广泛的共识。

魁北克人党可以吹是他们推动通过了101法案这个《法语宪章》,但是现在魁北克人大都觉得是自己的成就。

所以作者认为,只要莱戈特能够抵制住短期党派利益的诱惑,对魁北克省语言法的新改革,也可以产生“共识”的感觉。

IMG_53261以上就是新闻分析和草根加的一些背景介绍,由于不在魁北克省,草根对新的101法案改革措施的影响和程度,没有切身体会,回头让在魁省的同学来谈谈吧。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偶尔会有在国内的人问草根,在加拿大有没有受到歧视?极少数极个别的人有这种情绪不可避免,再说很多时候分不清是针对个人行为还是针对种族,但是绝大多数加拿大人……

绝大多数英裔加拿大人有一群法裔加拿大人来讨厌,其它各族裔都要统统往后排。

对法裔加拿大人来说也一样,所以,加拿大是一个包容的社会,虽然不少英裔加拿大人说了,要是让全加拿大人公投,那魁北克早就独立了。

2 Comments:

  1. 好文。再介绍一下对《101 法案》所做的修改内容就更好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