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芬兰13日游 14 – 海豹灾难

DSC0581708_调整大小210号遗产路两边依旧是这么荒凉着贫瘠着。

IMG_527827_调整大小路边出现了一个小湖,湖边有一个房车营地。草根开车进去,老头老太太们热情地迎了上来,问寒问暖,看来这个小“村落”难得来一个外人。

IMG_527928_调整大小如果有时间,草根倒是很愿意坐下来跟他们聊聊天,不过这样好的天气,草根更喜欢拍照片。

IMG_528129_调整大小

DSC0583110_调整大小虽然计划改变,多出来了一天,草根也不打算浪费,想再去博纳维斯塔一趟,去看看来时漏过的,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省鸟海鹦的家。

DSC0583211_调整大小6,000多人口的小镇克拉伦维尔 Clarenville是个补充些给养的地方,这里还有平价超市Nofrills。

DSC0583512_调整大小驶上发现小路,很快阳光不再灿烂。

IMG_528831_调整大小等到了埃利斯顿 Elliston,天空满是乌云了。

埃利斯顿也是一个渔村,捕捞鳕鱼,对埃利斯顿人来说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在没有现代机械的年代里,一网下去拉上来满满的鱼,确实能让人喜笑颜开,但把它们从海里拉上船来,可要让人累断了腰的。

鳕鱼不但是渔民的口粮,也是渔民的财富。渔民也捞其它的鱼以及龙虾,那时候捕龙虾不像现在这么流行,渔民的美味还有海豹肉。

IMG_528730_调整大小猎海豹却是件危险的事儿,这座由著名雕塑家摩根·麦克唐纳Morgan MacDonald创作的雕塑,表现的是1914年春天发生的“纽芬兰海豹灾难”Newfoundland Sealing Disaster的场景:来自来自埃利斯顿的鲁本·克鲁Reuben Crewe抱着他的儿子阿尔伯特·约翰·克鲁Albert John Crewe,一同死去。

DSC0584514_调整大小这块花岗岩纪念墙上,镌刻着那场灾难中出事的两艘船,纽芬兰号S.S. Newfoundland和南十字星号S.S. Southern Cross上364名船员的名字。那场灾难中251人死亡,南十字星号沉没。

这其实是两起同时发生的灾难,南十字星号本来应该是那一季,第一艘满载收获回归的捕海豹船。有船看到过回航中挂满全旗的南十字星号,那意思是“满载而归”。

但是南十字星始终没有回到港口,这艘船带着174名船员莫名其妙地沉没了,没有幸存者说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无线通信或船舶日志佐证,只能猜测是在3月31日的暴风雪中沉没,或许是因为装载的收获太多的缘故?

差不多与此同时,另一场灾难也在发生。纽芬兰号是一艘小的捕海豹船,没有破冰能力。不过年轻的船长韦斯特伯里·基恩Westbury Kean出身航海世家,他父亲阿布拉姆·基恩Abram Kean是有名的捕海豹船船长,驾着斯蒂芬诺号SS Stephano捕海豹船也在同一海域作业。虽然父子俩为不同的老板打工,但是两人约定互相照应,发现海豹了给对方打个信号,这事儿自然不好让老板和其他人知道。

3月30日阿布拉姆升起起重杆,儿子一看明白了:老爹发现了海豹。不过前面说了纽芬兰号没有破冰能力,无法突破坚冰去往老爹那里。韦斯特伯里命令船员下船,从冰上前往老爹的斯蒂芬诺号那个方向。

早上7点纽芬兰号上的船员出发,在冰上很难跋涉,有些人折回头来,另有一些人突破险阻,四个小时的跋涉后抵达斯蒂芬诺号。在船上稍事休整,阿布拉姆命令他们上冰去猎海豹。随后阿布拉姆启航前往他心目中的那片靠近纽芬兰号,有海豹的地方。上岸去猎海豹的纽芬兰号上的那些船员,找了一通没有找到海豹,想回船上,却发现船不见了。

精疲力竭的船员们在恶劣天气中找不到纽芬兰号,纽芬兰号没有无线电,老板为了省钱,刚刚把无线电设备拆掉。有无线电的话,父子两人一通话就会发现问题。结果,儿子以为他的人在父亲的船上,父亲以为人已经回到了儿子的船上,都没派人出去寻找,夜里甚至也没吹哨指示船的位置。结果上冰的人在冰上苦苦挣扎,172人苦熬了两夜,等被救起的时候,只有77人还活着。

随后的1915年对这场灾难进行了调查,父子俩和负责带队上冰捕猎的乔治·塔夫George Tuff,都被判定有责任,不过也都没有被起诉。事后建议所有船只必须装备无线电、气压计和温度计。而针对南十字号的悲剧,对船只的最大装载量进行了立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