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不想让选民们知道的秘密

DSC0530902_调整大小

有一天打开浏览器,MSN给推介了一篇这样的文章。草根看文章很有启迪意义,就翻译过来跟大家共享。文章的题目是《政府不想让你知道的秘密:没有领导人拥有’授权’》(The secret no government wants you to know: No leader has a ‘mandate’ )。作者是大卫•莫斯罗普(David Moscrop),发表在加拿大的新闻杂志《Macleans》上,以下是文章和草根的注解:

民主就像已故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图尔特(Potter Stewart)对色情的看法:很难定义,但一见到你就能认出来。人们对民主的看法也是这样,你在私下场合里随便问一下“什么是民主”,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民主就是选举、民主是让政府做你想要他们做的事儿、民主是自由地选择,或者民主是通过参与政治决策来施加影响。

这种对民主看法的多样性,让政府可以轻而易举地依照他们的谋划、策略和当下的特殊性来对民主做些手脚。政府方面通常会援引“授权”这个说法,作为他们已经做过或者正打算做的事情的理由。“人们选择了我们和我们的政策,”他们会这样大声宣布:“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这个理由听起来是不是非常耳熟?特别是现在,在安大略省,道格·福特省长打算干预地方政治,宣布省政府将把多伦多市议会的席位,从47个减少到25个,并把省内各地方理事会席位的选举取消掉。这就发生在选举季节即将来临之前,有点儿像一名裁判中途吹停了一场足球比赛,告诉球员们规则改了,从11人制改为5人制。对不起,你们中的一半人下去冲个凉回家吧,比赛再也没有你们的份儿了。

IMG_96197_调整大小

这种做法当然不是福特省长自己的发明创造,虽然看起来可能不那么温文尔雅,但长久以来,不论是联邦政府还是省政府,不论是其中的右派、左派或者中间派,都以规划、议程、授权等不同说辞,来证明其行为的合法性。

这就是政府不想让你知道的内容:“授权”这个概念是模糊的,即便对参加了加拿大选举的人来说也是陌生的,这让“授权”成为一种政治控制的工具。当政客们使用“授权”这个词的时候,选民们就要小心:你们要被利用了。

福特可以做这样的改变吗?他说这些改革措施能让地方理事会更加精简,能像公司董事会一样运作。这些措施很快就会实施,不需要经过协商、审议,连民主选举的市政厅都不需要通过?是的,在加拿大,宪法明确指明城市是由省“创立”的,没有任何方式可以阻止福特的改革。说到这里,草根再多说一句,Confederation – “联邦”这个词中文翻译的挺好,是一些“邦”的联合。因此加拿大尽管那些Province中文被翻译成“省” ,但跟中国的省不一样,有相当大的自主权。“自主权”去掉一个字就成“主权”了,这在中国可能大逆不道,但是在加拿大却完全不是,要不魁北克省怎么总想把“自主权”前面那个“自”去掉呢?“联邦”是一群“邦”联合起来的,邦下面的地方是归邦也就是省管辖。理论上这样,实际上地方采取地方自治的方式,市长们高兴起来经常跳过省里,跟联邦政府眉来眼去。前一阵子安大略省福特省长跟联邦总理特鲁多说,非正常方式入境的那些人,要安置你联邦政府掏钱,俺们省里不拿钱。但是管不住安省下面的市长们表示:俺们城市有大爱。

作者继续说,尽管法律是法律,政治是政治,贵为省长也需要公众的认可,他如何获得这种认可呢?可能同以往历任省长一样,说我有选民的“授权”。

 

今年6月份,安大略省的选民选出了76名进步保守党议员进入省立法机构,使保守党成为多数政府的执政党。保守党在58%的投票率中,获得40%的支持,也就是说获得全省公民23%的支持。从十九世纪以来加拿大采取的就是这种选举制度,由拥有最多席位的政党组成政府。组建政府后,占多数的政党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自由地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做他们喜欢的事 ,直到几年后,他们的命运才会被选民们再决定一次。文中这里用了一个比喻:执政党被押上断头台(选举),由选民们决定是否拉下绳子把他们咔嚓了,还是再给他们一次表现的机会。

而在这之前,政府首脑以及内阁,只要有立法机构也就是议会的信任就可以继续统治。理论上讲,议员可以通过反对政府,让总督解散政府重新大选,或者请总督重新任命省长和内阁,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常见,特别是在一个多数政府的情况下。因此政府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们想做的事儿,这就是加拿大现有的体系。

这种情形一次一次让那些觉得政府太强横了的民众感到绝望,这些绝望的通常是不支持执政党的人。而这个时候,总理或者省长们往往出示“授权卡”:“我们是人民的选择,人民选择了我们来领导,来实现我们的愿景。”或者“规划”或者“伟大复兴”等等。言辞尽量含糊,因为内涵丰富的“授权”一词本身就有些模棱两可,可以任由打扮,可以根据当下情况任意解读,可以远远超出竞选承诺。

比如凯瑟琳·韦恩(Kathleen Wynne)领导的上一届安大略省自由党政府,没有被授权让多伦多水电公司私有化。自由党竞选的时候只是说审查省里的资产,为基础设施项目寻找资金,但卖的时候可就不是这样了。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新民主党省长约翰·霍根(John Horgan)也拿这个来说话,说新民主党反对建设穿山管道,这个反对是在履行2017年竞选承诺之一。 “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对缺乏海洋环境保护意识的联邦行为感到担忧,”他说,“我们把这个问题提交给公众,他们发声了。” 所以新民主党声称他们当选乃是获得了人民的支持,支持他们保护海洋地区的环境。不过,新民主党获得的选票,可是还没有自由党多啊!

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民主选举吗?怎么当选的新民主党,获得的选票还没有落选的自由党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